分類彙整: 言情小說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團寵五歲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第九十八章 護國安邦分享

團寵五歲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小說推薦團寵五歲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团宠五岁半: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南北朝融合一体,不仅仅是版图的扩张,还有思想传统的交汇。
慕朝迁都定北,民风不如南方开化,世人认定男主外女主内。
慕军此行作战北夷,有个公主督军,纵使下属心中有不满也不敢声张,但对于军医也要以一个女子为首,便质疑颇多。
除了山桃,还有两位军医,皆是随军经验丰富的老大夫,还有几个学徒给他们打下手。
有公主之命,他们也不敢明面上给山桃甩脸子,但对她的医术始终是质疑的,更想着等山桃见了缺胳膊短腿的士兵多半会被吓哭。
“在京城里给贵人看病说些好听话的娇娘,能做什么军医?”刘军医跟郎军医说着小话,甚至没有压低声音,嘲讽之意甚是明显。
郎军医见山桃正自己整理着药材器具,每一样都备得充足也摇头道:“根本没有经验,行军随医抢轻不救重,看她这架势,怕是想能救则救,反而耽误时机。”
山桃不是没听见他们的谈话,但没有理会,大夫靠的是手艺吃饭,而不是耍嘴皮子,只要让他们见识到了真本事,自然不会再有顾虑。
很快,大战一触即发,山桃也引来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将军和公主定的计策是突击,先下手为强,埋伏了不少北夷士兵,第一波战役打响,因为他们抢占先机,受伤的士兵并不多。
三个军医加几个学徒完全能应付这样的病情。
抬进来的士兵一看山桃是个女子,就嚷嚷着要让另外两个军医治疗。
魔天記 忘語
对此山桃也没坚持,病人的情绪也是愈合的重要一关。
刘军医和郎军医一边忙着治疗,一边悄悄打量山桃,没有病人愿意让她治,她便跟学徒一样做着打下手的活,并无一句怨言。
“到底是个小姑娘,一会儿有轻伤的让她上手吧。”郎军医心肠软些,如此说道,刘军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却也没反驳。
小心杂种狗
直到一个被弯刀划开腹部的士兵被送来,伤势惨重,肠子都露了半截,刘军医和郎军医直接摇头判定了他的生死。
那士兵是个老兵,也知道自己的伤势太重,脸上露出灰败的绝望,忽然听见一个沉稳的女声,“我能治。”
战事越来越吃紧,战线也拉得越来越长。
一开始说自己只是督军稳坐帐中的公主,也骑上了战马上阵杀敌。
在公主带着一小队人马以少胜多数次后,将领无不诚心信服,拥护公主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司嘉宁翻身下马,疾步走入帐中,贴身侍女立刻帮她摘下了沾满血迹残骸的战甲头盔。
大战三日,司嘉宁此时浑身臭烘烘的,自己却跟没闻见似的,随意用湿布擦了擦手,“先吃饭,快饿死了。对了,让山姑娘也来一同用饭。”
很快手脚麻利的侍女端来了饭菜,并未因她是公主而格外厚待,菜色和别的士兵如出一辙,只因山桃多加了一道素菜。
很快,跟司嘉宁一般脏兮兮地山桃也进了帐,有气无力地抬手道:“公主安,仪容不整还请公主见谅。”
“快来吃饭,你抢救了那么多士兵的性命,见什么谅,回京都大有功赏。”司嘉宁笑得畅意,有些随性。
用饭时两人还是习惯不说话,吃饭的速度都不慢,一个有军事一个有病人。
虽然皆满身疲倦,可山桃却觉得,此时的司嘉宁远比在京都高楼中穿华服戴珠宝的长公主放松。
“此番北夷受了重创,就快坚持不住了,等他们求和,我们就撤兵。”司嘉宁吃完饭道。
“边境百姓不该受战火牵连,北夷人老实几年的时间,也够休养生息了。”
山桃放下碗筷,却提出了另一个可能,“此行我军捷报连连自是好事,但陛下可会想要乘胜追击?”
和在乎民生的司嘉宁不同,慕帝好大喜功,若看见了此次战事的赢面,少不得会要求他们吃下北夷的版图。
梦现夜 小说
司嘉宁听完这话,沉思片刻,“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南北一统时日尚短,连年各地受灾,国库空虚,不能损耗百姓的心血。”
只能说,山桃一语成谶,慕帝接到边境传来的捷报后喜不自胜,果然传旨让将军继续征战,最好一口气收复北夷。
司嘉宁不愿意再起战火,便延迟了回旨的时间,暗中派人送信给司周行和舅家,想要转圜一二。
原本偃旗息鼓的北夷人,见慕朝迟迟不肯接纳他们的降书,也被逼急了,怕慕朝对他们的草原起了心思,竟然死灰复燃,多了一分斗志。
苦战又起,司嘉宁亲自领兵,将北夷将士打了个落花流水,最后亲自握着旗帜兵临城下,“慕朝愿接收北夷之降!”
此话一出,同样收到诏书的将军睁大了眼睛,想要提醒司嘉宁身负皇命。
司嘉宁看出了将军的意思,只道:“你回头,看看咱们的士兵。”
将军依言回首,看见了连日作战精疲力竭的士兵们,虽整装待发,可眼底的疲惫是遮掩不住的。
没有谁比将军更疼惜自己的士兵,他沉默了,最终没有阻止司嘉宁。
北夷被打破了胆,自愿从属慕朝,降约定得极其苛刻也不敢发怒,但司嘉宁也并未完全压榨,反而回赠了一些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吃和穿是人所需,你们在草原看天时吃饭,民生不济,慕朝可愿教授你们耕种之法。”
北夷的将军不可置信,用不太熟练的汉语道:“此话当真?”
“我是慕朝长公主长宁,凤令不违!”
司嘉宁看着北夷将军欣喜若狂的神情,想起了出军前与山桃父亲山侍郎的对话。
山侍郎以史书为鉴,徐徐道:“征服一个国家,军队为下,包容为上。当他们和我们吃一样的米,穿一样的衣,说一样的话时,何谓外,何谓内呢?”
大半年的征战终于到了班师回朝的那天,虽此次大捷,但将军依旧苦着一张脸,他跟公主可是违背了皇命,公主是皇帝的女儿不会遭难,他可不一样。
然而等大军入京,等来的不是皇帝的褒奖或惩处,而是他重病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