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現言小說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 ptt-第三百一十章:沒有一個活物相伴

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
小說推薦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弃妇学医归来后轰动了世界
费了半天劲,张玉山一行人总算能进屋休息了,一个个迫不及待想进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顾清欢带着武尧在暗处看戏,不经意间看见,村妇在关门时,突然微微扬起了嘴角,露出一瞥邪气的笑意。顾清欢皱起眉头,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村妇……”
“有问题?”武尧察觉到顾清欢语气不对,连忙放下手里的茶水,朝村妇的屋子看去,可惜,门已经关了, 周围环境昏暗,这会,他们已经渐渐看不清屋子那是什么情况。
星官图
“刚才,她笑了笑。”那笑意,不怀好意。顾清欢虽然没有看到村妇身上的煞气,可这不能证明,村妇没有问题。
都市超级修真妖孽 梧桐火
少年歌行:风花雪月篇
在来之前,顾清欢可仔细查探过,整个村子,无一活物。
“你记得我说过什么吗?这村子里……没有一个活物。”
武尧心里一沉:“这么说的话,这个村妇岂不是……张玉山他们有危险!”
如果村妇不是活人,那只能说明,村妇是故意引张玉山他们进去的。之前,村子里敲了那么多扇门,没有一个人开门,唯独这里,出来一个白嫩秀气的村妇,的确有些可疑。
顾清欢点点头,却不着急,优哉游哉靠在一边吃起了饭团。这是她出来之前准备好的,无聊的时候解解馋,填饱肚子,没有问题。
“清欢小姐,我们……”
“不着急!张玉山既然能成为冲虚门的掌门人,肯定有自己的手段。再不济,也不至于被一个中级魔物要了性命。如果他今天真的死在了这屋子里,只能说,他自己太废了。活该!”
修行路上凶险万分,哪儿有这么多同情心拿出来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张玉山敢带着弟子闯进来,早该有赴死的思想准备。
再说了,就凭他之前无耻堵着她要抢菩提经这事来看,张玉山也不是什么好鸟,死了就死了吧!
“我们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等到了晚上,这里可不会太平。”
武尧相信顾清欢,想起张玉山之前做的那些事,心一横,学着顾清欢闭目养神,在脑海里演练着自己的招数,随时准备动手。
正如村妇所说,当夜幕降临时,暴雨真的来了。电闪雷鸣,落在昏暗的湖泊上,给寂静的湖泊增添了几分阴沉的气息。顾清欢和武尧藏在屋檐下,面对降临的暴雨,没有丝毫动摇。二人闭气凝神,隐藏了自己的气息,静观其变。
至于村妇的屋子里,张玉山正带着亲信弟子站在窗户前,静静观察着湖面上的动静。他再三问起,吃人的妖怪是不是真的是从湖里爬出来的。
村妇一边倒茶,一边说道:“我当然能确定,因为,每次它敲了门没有得手,第二天大早,门前就会有一大滩水渍,有的时候,还会有两条小死鱼留下。这不是湖里爬出来的妖怪,还能是哪儿冒出来的。道长,你要是不信,可以趁着这个天气,去湖底下找找,说不定会碰上好多。”
张玉山一听,心里一惊,想想那场面,就已经有些头皮发麻了。
他轻咳了两声,掩盖自己的尴尬:“去湖底就没必要了,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想确定一下。外面的雨下的这么大,我想,用不了多久,那妖怪就会来了。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今天晚上,一举就把这妖怪抓住,听见了吗?”
几个弟子勉强打起精神答应,其实,一个个心里疲惫得很。以前,他们总是在山门里过着规律的生活,早就习惯了早睡早起的日子,现在让他们彻夜不睡盯着外面,没人扛得住。有的人已经坚持不住,眼皮子打架了。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落入远处湖泊的边际,消失不见,紧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惊醒了屋里所有打瞌睡的人。他们没人看见,闪电划过的那瞬间,村妇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村妇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按照以往的习惯,点了香就要睡觉。
“这个是什么?”
“这是我习惯用的香,没有这个味,我睡不着。”
那小徒弟好奇,凑上前闻了闻,一阵奇怪的味道涌入鼻腔,小徒弟顿时皱起了眉头,退避不及。
村妇笑了笑:“第一次闻着都会这样,你再试试,感觉就不一样了。这个香,多闻两次就会特别舒服。不要凑这么近,你再试试!”
村妇循循善诱,小徒弟很听话按照她说的去做,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不少,全身的疲惫都不见了,脸村妇的声音,都变得格外动听。他找了个舒服的角落,靠着闭上了眼睛,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
慢慢的,其他人也有了相同的感受。独特的香味让所有人都放松下来,仿佛有人在温柔的帮他们捏肩捶背,这种感觉,太舒服了。
凝眸深处(境外版)
有人甚至因为舒服,发出了耐人寻味的声音。
张玉山被这声音惊扰了,回头一看,自己的弟子们一个个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一脸陶醉。
见状,张玉山勃然大怒:“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平时我是怎么教导你们的。都给我起来,听见没有?”
张玉山用浮尘抽打着他们,可这些弟子就像没有感觉一样,根本不理会张玉山,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村妇看到这个情况,满意极了。
“道长,气大伤身,何必呢?他们都是年轻人,难免有倦怠的时候,这是人之常情。难道,你就不累吗?”
清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张玉山浑身一僵,一种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猛地回头,看着身后的村妇,昏暗的烛光衬得她更美了,张玉山竟然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成为掌门后的这些年,还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是否疲倦?身居高位,如何不会累?他是掌门,每天想着如何让宗门变得更强,只可惜,心有余力不足,就是这样,他才越觉得累。现在被人识破,就像是,心里那层窗户纸,突然被捅破了。
片刻时间,张玉山清醒过来:“我能有什么累的?这个字,我是没资格说的。”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離婚後,嫁給首富老公我雙胎了 txt-第七十一章 搬家相伴

離婚後,嫁給首富老公我雙胎了
小說推薦離婚後,嫁給首富老公我雙胎了离婚后,嫁给首富老公我双胎了
常家栋被打跑了,方悠然赶紧把门关上。
她越想越不对劲,干紧给父亲打电话,打了半天才接通。
方正天在电话里气息不稳,也不知是走得急了还是刚生过气。他怕女儿担心,并没有说明情况,只是说了一句,一会就到,然后就挂断电话。
不負情深不負婚 雨落尋晴
方悠然在屋子里坐立难安,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
半个小时之后,方正天和张姐终于算是平安回来了。
父亲进门之后,方悠然干紧把爸爸拽到灯下上下打量着:“您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方正天的脸色变了一下,但很快就掩饰的笑笑:“没事,就是等公交车等的时间有点长。你不用担心,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一切都好。”
方悠然如何能信,又看向张姐,张姐马头低下,不敢说话。
见问不出来,方悠然只能叹口气:“既然没事,就快坐下来吃饭吧,我正好有事情和您商量。”
三人围坐在桌前,盯着丰盛的晚餐,谁也没动筷子。
方悠然于是把手机上房子的信息拿给父亲看,说出想搬家的事情。
方正天看了一会,若有所思,没有点头。
张姐也拿过手机看了看,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但是碍于身份,没有发表意见。
方悠然见父亲对搬家的兴致不高,于是就耐心的劝着:“您做完手术没有多久,身体需要恢复,多吃一点有营养的东西。现在这个快捷酒店虽然便宜,但是不能做饭,对于您的身体不利。”
垫底特工
方正天态度也很坚决:“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你赚钱不容易要省着花,不能大手大脚。”
方悠然还想劝服父亲,张姐在一旁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开口:“老爷子,您现在这个情况真的不能硬撑了,您还是听小姐的话吧。”
方悠然一听这话,表情顿时沉重起来:“张姐,你和我说说,今天去医院,是不是医生说什么了?”
全职国医 方千金
夙夜长歌
张姐点点头:“医生说老爷子的身体恢复并不理想,体重也轻,需要在家少食多餐,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方正天一听张姐把这些话告诉女儿,就有点生气的说:“小张,你不要瞎说,医生说我的情况还好,没有比之前更严重。”
方悠然了解父亲的性格,爱逞强又固执。他这个说明,恰恰证明了张姐所言不虚。
“行了,爸爸。”方悠然拿回手机,声音平静温和又不容置喙:“租房这事你就交给我作主吧,我会把所有都安排好。本着少花钱多办事的原则,一定不会比住快捷酒店贵,还能拥有厨房和单独的阳台。”
接下来,方悠然不再给父亲拒绝的机会,拿起筷子不断给父亲加菜:“爸爸,饿了吧,快尝尝这些菜,都是饭店里的照牌菜。”
方正天看了女儿一眼,叹口气,知道自己扭不过她,也就认命了,不管搬家的事情,只管自己低头吃饭。
天价婚宠
见父亲的工作已经做通,方悠然如释重负。
毕竟父亲若是坚决不搬,态度强硬,方悠然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所以,这一次其实是父亲再一次的做出了让步。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後我的炮灰人設成了孕肚馬甲王 txt-第153章:扳倒一個是一個讀書

穿書後我的炮灰人設成了孕肚馬甲王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的炮灰人設成了孕肚馬甲王穿书后我的炮灰人设成了孕肚马甲王
时祥年自然不是只是来帮忙,他是来踩时沐尘的,可是现在时沐尘这般问,他自然不能承认。
“嗨,你都叫了我一声三爷爷,也是你的长辈,除了大哥以外,就是你最亲的人了,你遇到困难我自然要伸手帮一把!你不能和我还见外吧?那说出去可就真的让人笑话了。”
时祥年的这个话很有他意,时沐尘是时丰年抱养的孙子,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时沐尘如果和他们见外,在外人眼里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自然会被人笑话。
可是真的是他时沐尘“白眼狼”吗?
这兄弟俩打的什么主意,时沐尘会不清楚?
他们打的是时丰集团的主意,就算他们也六七十岁的人了,可是他们还有儿子,还有孙子。
时丰年对他们也算是很仁义了,虽然不允许插手公司的事情,可是也在公司给了个副总的挂职,领着副总的工资。
但是时丰年也不是善人,时瑞年和时祥年两人的儿子和孙子都没能在公司得到半点好处,而他俩因为在公司没有实权,也不能把自己的儿子孙子安排进公司。
叫我不想错过的他连接吻为何物都不知道
不过,时丰年倒是给过他们一笔钱,让他们拿去做启动资金,可以自己拿去做事,但也只限于那一笔钱而已。
时瑞年和时祥年的子孙都没有那个经商头脑,就算是给了他们钱创建了公司,又借助着时丰集团的名号没少接项目,可是依旧不温不火,只是倚靠着时丰集团名声捡一些项目维系着公司的运转。
时丰集团是时丰年一手创立,付出了毕生的心血,不可能交给这样的人去祸害,所以他宁可收养时沐尘,亲自培养出来一个接班人,哪怕没有血缘关系。
时沐尘还是很争气的,他聪明,又肯努力,在时丰年的栽培下,一路成长至今,成为了商界新秀,而时丰集团在他的经营管理下,也确实更上一层楼。
可是时丰集团越好,时瑞年和时祥年越着急,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他们的子孙哪里还有机会。
那么他们只能逮住一切机会,把时沐尘拉下马,不让他又任何机会翻身,彻底赶出时家。
这一次,英腾半路冒出来可也是他们的功劳,如果能够顺利帮助英腾抢走项目,他们把一切都嫁祸在时沐尘的身上,这小子还能有翻身的机会吗?
时沐尘轻笑一声:“三爷爷,正因为您是长辈,年纪也大了,更不该让您太操劳,为了能孝敬您们几位长辈,这些烦心的事情就我来担着,你们就安然养老吧。”
时祥年一听,顿时脸上浮上几分不悦之色:“我才六十岁,还没老呢。”
时沐尘笑了笑:“三爷爷,六十岁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您儿子该不会这么不孝顺,还让您在前面冲锋陷阵吧?”
时祥年有两个儿子,一个三十六了,一个三十岁,都应该是而立之年了,可是一个个都很没出息,公司经营的不怎么样,两兄弟还斗来斗去,他也的确享不了他们什么福,反而两个儿子还一直埋怨他在时丰集团,却捞不到钱给他们,更捞不到职位给他们。
听到时沐尘的这话,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时沐尘你别太嚣张了,你没资格评论小战和小征,他们虽然比你大不了多少,可论辈分也是你叔叔。”
都市神眼 一劍成神
时沐尘点点头:“二爷爷,三爷爷,行了,没其他事就请回吧,项目的事情我自有分寸,就不劳烦二老操心了。”
时沐尘直接下了逐客令,两个被点名的老人对视一眼,咬着牙根。
时沐尘也没去看他们,转而看向旁边的三个高管:“三位总监,你们应该也都还有各自的工作吧,没事别再陪着了,回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如果工作做完了,就去挖掘新项目,超额完成年度任务,可是有额外分红的,难道有这功夫多挣钱不香吗?当然如果完不成任务,下面的能人可不少呢!”
时沐尘说出这话,已经很明白了,三人不敢再坐在这里,毕竟时瑞年和时祥年再许诺什么,也不如保住时丰集团的职位来的重要。
三人匆匆离开办公室,时沐尘直接走到办公桌前,开始翻阅文件:“二爷爷和三爷爷如果愿意在那儿晒太阳喝茶,就多坐会儿,想走了我让人送你们。”
时瑞年和时祥年直接被时沐尘晾在了一边,两人脸色越发的难看,尤其时祥年沉不住气,站起身来,厉声道:“时沐尘,你可得意的太早了,你要清楚,你终归不是时家人,到底大哥是把你当条狗,还是当孙子,我们走着瞧。”
说完,他大步走到门口,一摔门走了。
时瑞年微微一蹙眉,瞄了一眼时祥年离开的方向,这才起身,不徐不疾道:“沐尘啊,你别太在意,老三的性格就这样,如果你有问题,还是能来找我们的,大哥如今年事已高,不宜操劳,我们这些当弟弟的还有些精力,自然要帮大哥多扶持你这个晚辈。”
时瑞年说完,也离开了办公室。
时沐尘这才抬起头,看向门口两人离开的方向,手里的握着的笔应声而断。
时祥年的话可以说很难听了,时丰年领养他之后,虽然一心培养他,可是对他一直不算亲,这在别人眼里无疑就是把他看成是时丰年的工具。
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在时丰年的眼里到底是什么。
是狗,还是孙子?
呵,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那显然就是已经撕破脸了,那也别怪他日后手下不留情面了!
时祥年那俩儿子的公司这几年越发的混不下去了,一直打着时丰集团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才骗到了一些项目。
这些他都是清楚的,看在他们是时家人的份儿上,一直睁一眼闭一眼,现在既然想和他撕破脸,那别怪他不留情面了。
倒是时瑞年那个老家伙,隐藏的比较深,一直虚情假意的,想要下手倒是还有点难度。
不过,先扳倒一个是一个吧。
思至此,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喂,王总啊,我是时沐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