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懸疑小說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奪命規則 與涵-第十三章 遊戲繼續相伴

奪命規則
小說推薦奪命規則夺命规则
我缓缓地翻开第一页,那第一页是极其简单的简介。
姓名:冷尚泽
性别:男
擦身而过的曼哈顿 欢迎莅临公园大道Ⅳ
组别:专案六组
“专案六组?”我心想这个名字还挺酷。
苦力 怕 minecraft
紧接着,我连忙翻开第二页。
其实这页有点像护照一样,翻开之后是一个简单的标题,与时间。
2020年3月,中心商厦:三级事件,牺牲三人,结案。
这短短几字看的我是一头雾水,我琢磨了半天,还是翻开了下一页。
2020年7月,市二中:二级事件,牺牲三人,结案。
我咂了咂嘴,心说这不跟上一页一样,啥也看不出来。我只好继续往下翻着。
2021年1月,咸阳:机密,未结案。
2021年3月,咸阳:机密,未结案。
2021年6月,咸阳:机密,未结案。
2021年9月,咸阳:牺牲5队共计40人,封存
我越看越觉得疑惑,一连翻了四页,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四页记录的竟然全是在咸阳发生的事,并且最后死了快五十人,还没有结果,只是用结案草草了事。
我心里不断思考着,心说冷尚泽到底有什么背景,这咸阳又发什么了什么。我一边想着,一边翻开了最后一页。
当我缓缓打开最后一页,我几乎快愣在原地,那最后一页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
“狐面棺”
这最后一页与前几页的格式完全不同,光这三个大字就写在了本子的正中间,而简介只是潦草的写在了左下角,不出我所料,仍然是。
2021年12月,咸阳
而在右下角画着一个图案,实话实说,这图案画的十分潦草,我第一眼看有点像两个发芽的土豆,再仔细看看,又有点像个面具,只不过冷尚泽画功实在太差,或者是画的太仓促,我根本认不出来这画的是什么。
我干脆不去再想,心说这冷尚泽到底买的什么药,便又从头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其他的信息了。
我刚想把那本子放回包里,这时一张纸条从最后一页里掉了出来,我顺手捡了起来。
“手机号?谁的。”我喃喃自语道,我仔细的想了想,这号码我并未见过。所以我决定,还是先不去打了,现在的重重疑惑已经把我包围,在毫无头绪的时候,我不想再冒险去节外生枝。
我已经疲惫的不行,胸口和手臂还在隐隐作痛,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想到明天还要完成新的青狐游戏,我便草草的洗了洗脸,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期间我睡的并不好,又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里,我站在一条阴暗的通道里,眼前站在许多黑漆漆的人影,似乎是我见过的黑衣人,他们散发着丝丝黑雾,此时一个青绿色的人缓缓从他们当中走了出来,我眯了眯眼睛,想看的更清楚些。可是没想到怎么也看不清楚。顿时,那青绿色人影似乎瞬移一样贴到了我的眼前,这下我看的清清楚楚,那竟然又是那诡异的狐狸面具。
我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只感觉太过惊悚,全身的汗毛几乎都竖立起来,那并不是恐怖的画面,而是精神上的压迫。这时,我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拿起包,摸出冷尚泽的证据,翻到最后一页。
那图案,正是梦中的面具。
“认出来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传过来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十分魅惑,又十分熟悉。
说是熟悉,但是根本想不起来是谁?我心说不好,赶紧拿出银纹刺,大喝一声
“谁?”
然而并没人回应。
回了没一会,床头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激灵,感激接起了电话。
“您好,我是前台,客人反应您在房间里有声音,这么晚了,你没事吧。”
我连忙压制住心里的恐慌,连忙说:“没事,我只是在看电影。”随后便挂了电话。
我顺手打开床头灯,打量着四周,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看了眼手机,四点半。我心想时间还早,还是再睡一会,可是刚刚的梦境却清清楚楚的在我脑海里,我实在无心再睡,便干脆起床,简单洗漱。
我坐在写字台前,找个笔纸,把最近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写了一遍,记录了下来,可是遗憾的是,我并没有什么认识。我抓了抓头发,抬头望向窗外。
此刻天已经蒙蒙亮了,我脑子并不是很清晰,也睡意全无。我离开酒店,买了两人的早餐,叫醒了冷凌霜。
我们简单的对付了一口,谁也没心情多说什么,我看着冷凌霜的样子,心说她昨晚也不好过,看来他哥的事对她打击很大。
吃过饭,我们便离开了酒店。
等我们进了教室,基本上所有同学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而且那些男生看见我和冷凌霜那些举动,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
我装作没有看见他们的表情,默默的坐回座位上跟张楚打了个招呼。
“我操申辰真有你的,活着不说,还能把冷凌霜给弄到手。”
“害,快别提了,根本没有的事。”
张楚也没说话,就是看着我一笑。
我也没再接话,现在班里根本就已经没有人在学习了,每个人都是捧着手机忧心忡忡的。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青狐就在微信群里说话了。
“同学们来的真准时,看来大家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恭喜青狐猎获胜的同学,今天让我们开始新的游戏。”
“快开始吧,希望这次不是我”
“就是就是”
“别让我是运气王也别让我垫底啊”
没过一会,青狐便发了红包出来。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我抢了十块,不多也不少,正好。我看向冷凌霜,她的神色也十分自然,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果不其然,青狐紧接着就在群里说话了
“张楚,刘浩波,陆鹏飞,周梦奇成为本轮前四的运气王。
我看见看向张楚,只见他一脸便秘的样子看着我,把手机转过来给我看看了,说到“五十块就当运气王了。”
我顿时感觉头一大,虽说这轮游戏跟我没关系,但是毕竟张楚是我十分要好的兄弟,我赶紧想着对策。
“既然这样我们话不多说,直接公布游戏内容吧。”青狐说道。
“每个人在十二小时之内,筹集到二十万元,没有完成的同学要受到惩罚。”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破網追兇 時光瘦了-第八十八章:隻手怎可遮天相伴

破網追兇
小說推薦破網追兇破网追凶
宋铭怀拿着手里的优盘,回到办公室把优盘递给了刘畅,让他看看能不能修复。
接着又把刚刚徐熙昭和他说的事情汇报了一下。
于伟将几人召集在了一起,接着冲着刘畅喊到:“刘畅,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优盘修好,这里你就不用过来了。”说完拍拍手,把大家召集到了会议桌前。
刘畅盯着电脑,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好嘞!”
于伟将最近搜集到的新线索依次摆在了白板上,这几天邵琦和丁朝阳、铁头也没有闲着,他们分别又去了韦晓莲抛尸的地方仔细认真的搜查了一遍,而邵琦则将尸体又好好的检查了一遍。
“首先说一下最近我和老宋这里的进展,这个进展可以说是突飞猛进,我们抓到了黑釜山焦尸案的作案者,而且从她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318奸杀案子里死者沈娆的一些事情,具体事情还是让老宋说一下。”于伟将所有案子的新进展摆在桌面上。
宋铭怀简单把事情叙述了一下,于伟布置到,“后期需要去韩屿家把这些信儿拿回来,通过痕检与沈娆生前的笔记对比一下来确定徐熙昭证词的可信性。”
不过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么就可以证明李毅说的事情是真的,沈娆正是那个与李毅儿子发生关系的未成年少女。
“那么下面是邵琦这边。”于伟继续说道。
邵琦把最近和铁头、丁朝阳把垃圾场翻遍的事情讲了一遍,包括翻垃圾时遇到的各种蛇虫鼠蚁,垃圾有多臭都说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他们在一副手套里找到了一个戒指,一个钻石戒指,而在手套上同时找到了两个人的DNA一个是死者韦晓莲的,另外一个通过DNA库比对,竟然不是白杰…………………..
那会是谁呢?众人震惊,这就证明案发现场还有第二个人……
仙界
如此看来,白杰是在为人顶罪,会是谁呢?于伟反问。
这个人一定和白杰有很亲密的关系,邵琦推断到。
这种关系足可以让白杰付出自己的生命?
白杰社会关系我们调查过,比较简单,尤其是亲属方面,无父无母,唯一比较亲密的人也只有贾歆荣一个,白杰18岁加入贾歆荣公司,一干就干到现在,可谓是贾歆荣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了。
立刻缉拿贾歆荣,我倒要看看她织的这张网到底有多牢不可坚。
邵琦和铁头走后,刘畅把于伟和宋铭怀喊到了电脑前。
“于队,优盘已经修复了,里面有一些文件,您过来看看…….”
优盘里有一些文件,还有一些视频,视频里有很多人的录音,应该都是沈娆在参与的过程中录下来的。
于伟和宋铭怀将录音仔仔细细的听了几遍,里面大体涉及几件事,一是关于贾歆荣利用物流公司散毒的事情。还有一些关于贾歆荣公司利用歆荣地产洗黑钱的事情,但是唯一让于伟和宋铭怀震惊的事情是,他们在录音里竟然听到了黄勇的声音。
三人面面相觑,反复将录音听了几遍,确认没有听错后,宋铭怀刘畅将目光放在了于伟身上。
这件事儿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得慢慢来……首先我先打各报告。
于伟坐进了办公室,他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看着电脑屏幕,怔怔的想了很久,怪不得专案组办案的过程,白杰和贾新荣知道的一清二楚,原来是因为黄勇从中作梗的原因。
也难怪之前会发生那么多事儿,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于伟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次日,审讯室里,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翘着二郎腿坐在于伟和宋铭怀的面前,女人再也没有起初听到沈娆名字时的胆怯,涂着艳红指甲的双手随意的在桌子上敲击着,戏谑的看着眼前的两位警官。
“两位警官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您可知道现在的几分钟我损失了多少钱。”女人双眉上挑,虽是笑靥如常,却似乎多了几份敌意。
“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找你来是什么事儿吗?”于伟反问,语气公正威严。
“我怎么知道,我可是一等一的好市民,你知道我一年为宣城的GDP做出多少贡献吗?你们吃的、穿的、用的可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女人并不畏惧,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所以我们做这份工作就要对得起纳税人,贾总,您玩的一手好牌,歆荣快递公司是用白杰的身份注册的,所以当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你也参与制毒和贩毒,韦晓莲的死有一个人替你顶罪,就连8年前的事儿白杰都替你料理好了,你这招弃卒保车玩的妙啊…….”于伟继续说道。
“警察同志,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贾歆荣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别再装了,如果没有证据我们能把你叫到这里来吗!”于伟说道。
“先看看这个!”
坐在一旁的宋铭怀将一个装有证据的证物袋拿到了贾歆荣的面前,贾歆荣看到袋子的时候,眼睛下意识的向自己的手上看去,随后转动了一下手上得戒指。
“这是什么,我不知道!”贾歆荣连忙否认。
春逢枯木
“不知道,没关系,我相信看到这个你就知道了……”紧接着于伟拿出一份DNA比对表,这是昨天逮捕你时顺便从你家收集到的头发核验的DNA,正好和这个戒指上面的DNA吻合,您是不是没有想到,这枚戒指尽然在你疯狂刺杀韦晓莲的时候掉到了韦晓莲的嘴里,也难怪,一般被人从后面勒死的人嘴巴会因为呼吸不畅呈半张状态,中途出现假死现象,这时呼吸暂停,1-2分钟后意识完全丧失,肌肉松弛,嘴巴稍微闭合。
在调查皮革裹尸案的时候,我一直有一个疑虑,以白杰的身高,韦晓莲脖颈上得勒痕应该是向后上方,而尸体上得勒痕却是向后下方,这就证明凶手应该是比被害人个子要稍微矮小一点。
“我想您脱下高跟鞋的高度似乎正好合适!”
宋铭怀注意到,贾歆荣的脚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
“您还有什么话可说吗?”于伟冷哼。
“我要见我的律师,我现在不会回答你们任何一个问题。”说道这里女人便不再说任何一句话。
“无所谓,贾女士我想和你说一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罪的人,即使你能见到你的律师,但是你逃不掉的!”宋铭怀看到女人的态度,终于忍不住说道.
“对了,您在这儿的这几天我们会好好招待您的。”宋铭怀说着,却拿走了贾歆荣面前的咖啡,“好好享受!”说完不屑的一笑。
贾歆荣享受惯了成功和别人的恭维,哪里承受的住这样的态度,态度立马强硬了起来。
坐在于伟和宋怀明的面前的人挑眉冷哼道:“我这只手可遮天,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女人显然是被激怒了。
此时宋铭怀看了一眼于伟,于伟了然于心,继续问道:“哦?那我倒要听听你这只手是怎么遮天的!”说完看向贾歆荣,贾歆荣明显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闭口不严。
“是不是这样?”于伟将录音放了出来,里面贾歆荣说话的内容被录的请清楚楚,当然还有她和黄勇的对话。
一边的宋怀明喝了一口水看向外面淡淡的说道:“碧空万里高万丈,白云千朵遮千里,禽鸟百只鸣百调,苍树十尺见春秋,而我就是那颗树,尽管你只手遮天,我这颗苍树也要将你这层网捅破!”
事情到了这步,只见窗外的树枝摇曳,屋内暗影浮动,对面人漂亮的手握紧又松开,慢慢的握在了一起。
“我说……”

超棒的都市小說 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0166 開槍!讀書

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
小說推薦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震惊!我发弹幕吓退了百万凶灵!
一处施工工地内。
沈浪和自己其他小队成员坐在一辆车里。
除了沈浪之外,其他人全副武装到牙齿,且手里都拿着对于鬼怪有巨大杀伤力的武器。
按照陈老师的说法。
之所以培训时候不给他们枪。
那是为了锻炼他们在绝望时的动手能力,逻辑思维和自我心理调节能力。
既然现在要面对真正的敌人了。
有枪不用才是真正的傻*。
沈浪从外表看起来像是在闭目养神。
其实他是在尝试自己灵能现在能看多远。
“一百米……”
“两百米……”
“而且这双眼睛对不是人的物种有类似雷达显示的特殊感应,这对于我来说有很大的用处。”
那些被遮挡住,无法用肉眼看见的空间。
都如同3D建模似的在沈浪脑海呈现。
黑衣人躲藏在施工工地即将封顶楼房的五楼。
“走,下车。”
这一块没有五人。
工民早就被撤离掉,所以沈浪行动没有太多顾忌。
“试麦。”
“一号,到!”
“二号,到!”
“三号,到!”
……
“各位,咱们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对于咱们来说其实也是对于这小三天培训的效果检验。”
“同时,我也希望咱们不要给陈老师丢脸。”
“还有,如果遇到危险也不要逞能。”
“生命更重要。”
“知道了,浪哥!”
“收到,浪哥!”
沈浪一笑没有继续说话。
走在七人小队队首,直奔黑衣人所处的位置前进。
……
“他们……好像发现我了。”
黑衣人拿着望远镜看见下车的沈浪等人。
觉得自己命不久矣的同时他也不想就这么死了。
正如陈阳所说的一样。
但凡有一线生机,他们都想活下去!
“我得活着……”
“只要大人能杀死陈阳。”
“我就还有得救。”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壁纸。
这张壁纸上的图案是一个穿着红色性感睡衣的女人,搔首弄姿看起来很妩媚但是有很邪魅。
他用打火机将壁纸点燃。
随着壁纸一点一点燃烧成灰烬。
原本他脑袋上只有三分之一白发演变成脑袋上一大半头发变成没有精华的干枯白发。
这次,壁纸图案中的女人出现在黑衣人眼前。
她轻轻冲黑衣人点了一下头。
随即瞬间消失在原地。
……
“献祭吗?”
“也不算太过特殊的灵异道具。”
沈浪自然观察到黑衣人的一举一动。
壁纸的燃烧其实是燃烧黑衣人的寿命来换取壁纸中的女鬼出现,来帮助黑衣人杀人。
忽地。
沈浪听见有东西碰撞在自己战术护目镜上。
并且紧接着眼前出现一个浑身是血,衣衫不整的女鬼在空中来回打晃。
“我死的好惨~”
“我死的好惨啊~”
“我死的好惨啊~”
那虚无缥缈带着悲伤情绪的声音透过蓝牙耳机传进沈浪耳朵里,听了个一清二楚。
然而,沈浪抬起头。
被白翳覆盖的瞳孔看起来没有任何神韵。
连那女鬼都吃了一惊:“瞎子?”
“算了……换一个……”
女鬼放弃继续恐吓沈浪。
将目标放到排在沈浪身后的王进国。
“我死的好惨啊~”
“我死的好惨啊~”
“我死的好惨啊~”
女鬼阴晦的声音在王进国耳畔响起。
王进国看见那个女鬼,停住脚步,从只露出来的双眼之中能读出来他怔住了。
畏热会长与惧寒辣妹向我逼近
“我死的好惨啊~”
女鬼不断重复一句话。
在这期间,她身体就像血崩了一样大面积流血,将睡衣打湿:“我死的好惨啊~你能不能来陪陪我啊~”
王进国尴尬的挠挠头:“好啊!”
女鬼飘荡到王进国身前,含情脉脉注视着王进国。
“啪!”
这时,王进国挥手就是一个大逼兜子。
“哒哒哒……”
举起手里拿的95式自动步Q,对准女鬼脑袋就是一顿突突:“妈的!就你这个样子你能吓着谁?!”
“只要是陈老师安排的鬼都比你吓人!”
用巧克力特殊制造的子弹射穿女鬼脑袋。
在弥留之际,女鬼甚是不解。
明明之前自己这个样子吓普通就跟玩似的。
甚至连一些同类都无法逃出魔爪。
到这就不行了呢?!
……
“噗嗤!”
黑衣人吐出一口黑墨色液体:“怎么可能,怎么会被打死呢?!这帮人到底是什么人?!”
“不行……不能这样了……”
“我要拿出大人给予我的力量。”
黑衣人在心中默默祈祷感应着大人能够庇佑自己。
毕竟之前大人是从厉鬼手中把他救下来,而那是他知道其实自己已经死了。
大人点燃一盏油灯。
成功帮他续命活到现在。
只要大人不出问题,那这次他也不会死。
可惜不管他怎么感应召唤那位大人。
始终没有收到一丝回应。
致使他心头一沉:“大人出事了!”
“踏……”
“踏……”
“踏……”
他听见上楼的脚步声。
赶忙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皮卡丘的手办。
放在地面:“兄弟,能不能给留条活路!?”
“吭!”
一声枪响。
子弹射穿他躲避的墙体。
从他脑袋旁边擦过。
“来,给我站出来!”
七个人,七把枪统一瞄准。
黑衣人额头冷汗密布。
“出不出来?!不出来我直接开枪了!”
“别开枪,我出来。”
黑衣人无可奈何。
站起来刚露出大半个身体。
“开枪!”
沈浪一声令下。
七把95式自动步Q瞬间开火。
子弹轻易穿透黑衣人单薄的肉体。
密密麻麻枪声在整个施工工地内回荡。
清空弹夹,黑衣人已然被射成了筛子。
“浪哥,咱们这样好吗?”
“别忘了,咱们是除灵人。”
沈浪那无神的瞳孔充满了漠视:“他是敌非友,之所以投降,是因为他找不到逃跑的办法了。”
“要是有逃跑的办法,他肯定不惜一切逃跑。”
“他跑了,又会对普通百姓造成多大的伤亡!?”
“直接开枪将其击毙!就算我失误了!这官司打到最高部门,我也有理!”
“而且,他还没死干净呢。”
沈浪上前两步。
他没管倒地不起的黑衣人。
从墙壁后面找到一个千疮百孔的皮卡丘手办:“想杀死这种人还是很难的。”
话音刚落。
他放下枪。
用匕首划破手掌心。
重新攥住皮卡丘手办。
让血液流淌在手办上:“行动开始前,小明哥特地嘱咐了……他们有替死的灵异道具。”
“要想毁灭这种道具,就需要用血液侵染玩偶。”
黄颜色的手办没过一会变成红色。
那躺在地面装死的黑衣人突然抽搐两下。
彻底没了生机。
“找人过来处理尸体。”
“然后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