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江湖不歸人 起點-第一百一十一章 牽絲傀儡戲(11)

江湖不歸人
小說推薦江湖不歸人江湖不归人
1.
“明日便是十五月圆之日了。”
连理枝不敢再看杨小公子的眼睛。她抬起头,看着天边那轮似圆非圆的玉盘,心底有些说不出的慌乱。
“那是玉阶台最美的时候。”
杨小公子也顺着连理枝的目光举目眺望。
超级书仙系统 仙都黄龙
残星寥寥无几。
漆黑的夜幕仿佛只有一轮圆月,灯光似的点亮这个孤寂的深夜。
幽蓝的海面映着月光的影子,波澜起伏,涟漪阵阵。海浪随风涌起又终归于平静。风声水声,奏起一支世外的仙乐,闻之耳明心悦。
这是属于大自然的声音。
这是不被世间浊物侵染的声音。
杨小公子静静听着,仿佛已沉陷其中。
连理枝垂眸,沉声道:“也许对于公子来说,十五月圆,并不是最美的时候。”
“为何?”
连理枝有意无意的瞥了他一眼:“十五月圆,玉阶台上。公子莫不是忘了于优优的战书?”
“不,我没有。”
“决战之时,生死一线,又怎会是最美的时候?”
“姑娘错了。”
连理枝不明白。她忍不住看向杨小公子。杨小公子还在望着月。俊美的侧颜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柔和迷人。
吹弹可破的皮肤胜似婴孩,一双明亮清澈的眸子,睫毛长而浓密,微微翘起,轻轻嘟起的嘴巴,像极了一个调皮的孩子。
他本来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的弯弯的,好似天边弦月,眼神清澈如一汪清池。
如果忽略了他的无鞘短剑,他一直都像个孩子。不论是长相,还是他的行事作风。
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他好像都能做出来。即便是跑到别人家的房顶把人家的烟囱堵上,也绝不会有人觉得他疯了,因为他是杨小公子。
杨小公子做事永远都是如此不合常理。但对于调皮捣蛋的孩子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的。
他现在就在做一件在大人眼里很奇怪的事情。
他在挖坑。
在沙滩上挖了一个坑,用他的无鞘短剑。不仅挖了一个坑,他还在坑里放水。
用手捧着海水放到坑里。
海水有些冰冷,而且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腥味。
沙滩上又怎么会存的下水呢?
于是海水刚流到坑里便渗下去了。无影无踪。
连理枝愈发看不懂他了,她蹙了蹙眉,说道:“公子这是做什么?”
话音未落,只见杨小公子又逮了两只螃蟹扔到坑里。
两只螃蟹挥舞着比自己身体还大的钳子,在坑里横行霸道,一言不合就开掐。
一只夹住了另一只的腿,另一只又开始夹那只的腿,争斗得好生激烈。
杨小公子孩子似的蹲着坑边,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两只互掐的螃蟹,指着其中一只说道:“姑娘你瞧,这只像不像于优优?”
连理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良久,这才反应过来,无奈微笑:“那另一只螃蟹岂不是就要像公子你了?”
杨小公子摇头:“非也非也。”
连理枝也蹲下了身子:“哦?那么依公子所言,这只螃蟹又像谁呢?”
杨小公子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甚清楚。只是姑娘你瞧,天上的月岂非还是如此美不胜收?”
连理枝不明所以:“天上的月与这坑里的螃蟹又有什么关系?”
杨小公子点头:“那么是否是最美的玉阶台最美的月,又与于优优下不下战书有什么关系?”
连理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她缓缓垂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两只争斗不休的螃蟹:“所以最美的玉阶台依旧是玉阶台。”
杨小公子笑着点头:“是极是极。不过是多了两个人而已罢了。”
2.
连理枝轻咬下唇。
她想反驳,但又不知如何反驳。她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手指轻轻敲了敲其中一只螃蟹的壳,发出“哆哆,哆”的细微的声响。
那只螃蟹横行几步,突然一翻身,险些夹住连理枝的手指。
连理枝惊呼一声,猛的往后一撤,竟一屁股直接摔在沙滩上。
就像不染尘俗的仙女忽然坠下了凡尘,不仅如此,还当着旁人的面摔了个四脚朝天,狼狈不堪。
连理枝羞红了脸,她坐在地上,柔软的沙子海水一般温柔的漫过她的纤长秀美的手指。
虽然手心痒痒的,但是很舒服。像水,却可以握在手心里。
杨小公子忍不住笑出了声,笑罢才问道:“哈哈哈,姑娘,姑娘可有事?哈哈哈哈。”
连理枝羞赫的别过脸,金黄的月光轻纱似的撒在她曼妙的身上,勾勒出一幅仙气十足的美人图。
“公子笑的可还开心?”
连理枝轻哼一声,撒娇似的说道。
杨小公子一怔,目光愈发柔和,旋即敛了笑意,清了清嗓子,佯装一本正经的说道:“姑娘无事便好,在下也可安心了。”
连理枝“噗嗤”笑出了声:“公子还是做回方才那个公子吧,奴家好生不习惯。”
“方才的公子?不知姑娘说的是哪个公子?”
“自然是看斗螃蟹的那个。”
“哦!”杨小公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个公子此时不在这里。”
“不知那个公子此刻去了哪里?”
“那个公子准备和于优优决战了。”
连理枝脸上的笑意淡了淡,看着杨小公子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担忧之色:“不知那个公子和于优优谁更厉害呢?”
“不知道。”
“那个公子难道和于优优有仇?”
“好像没有。”
“那么,为何那个公子还要同于优优决战呢?”
“因为这个。”
杨小公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信上写着决战书三个大字。字迹潦草,一笔一划,曲曲折折,一撇一捺,向左飞起。而且,信的最后署名正是于优优。
连理枝蹙眉:“这是于优优写的?”
杨小公子摇头:“不知道。”
“这个人好像是左撇子。”
杨小公子也蹙了蹙眉:“不错。”
“可是于优优并不是左撇子。”
杨小公子一惊:“姑娘又怎会知道?”
3.
“也许她就是于优优也说不定。”
说话的人是个女人,声音有些沙哑。
微风阵阵,阴冷入骨。
黑暗里缓缓走出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这女人身材娇小,双目无神。她垂着头,随意披散着头发,乌黑的发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苍白的双唇一张一合,好像在说话。却又并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啊!”连理枝吓得大叫一声,脸色登时煞白无血色,她颤抖的拽着杨小公子的衣袖,颤声道,“鬼,鬼,是鬼,公子我们快走!”
杨小公子温柔的揽过连理枝的肩膀,微微笑道:“姑娘莫怕。不是鬼,是姑娘眼花了,其实什么都没有。莫怕,莫怕,有我在。”
连理枝只觉脚底升起一股寒意,脊背忍不住发凉,但听到杨小公子的声音后,心头却是暖暖的。
她还想说什么,可肩膀一阵钝痛,眼睛便什么都看不清了,大脑好像也被蒙上一层雾,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杨小公子轻轻搂着她柔软的身子,面色变也不变。
那个白衣女人又近了一些。
她好像没有脚,轻飘飘的样子,像飘在半空中一样。
惨白的衣袍宽松的罩在她的身上,显得她更加矮小,远远望去甚至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可这个矮小的女人肩上却扛了一把刀。一把九环大刀。
这九环大刀本就比其他刀要大上几分,刀背稍厚,上有九个银环。此时扛在这矮小的女人肩上,看起来竟比这女人还要大。
杨小公子只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熟悉。
白衣女人嘴唇轻启,沙哑的声音在这静寂的深夜显得有些惊悚:“好美的一个女人。”
杨小公子闻言,似笑非笑道:“你好呀。你一定也是个很美的女人。”
白衣女人闻言,眼珠子呆滞的转了转,抬起,死死盯着杨小公子的短剑,阴恻恻笑道:“好美的无鞘短剑。”
“哦?你是今日第二个夸我的无鞘短剑美的人。”
“你的剑的确很美。”
“我是不是应该说多谢夸奖?”
“好像是的。”
And.Ⅱ安菟
“你还想说什么?”
白衣女人笑了,笑容阴森恐怖,惨白的脸颊微微扬起,乌黑的发在风中肆意凌乱:“如此美的剑,杀人的时候也一定很美。”
杨小公子笑意不减:“你难道想让我杀你?”
白衣女人冷冷道:“我不是人。”
杨小公子眨了眨眼睛:“你难道是鬼?”
白衣女人摇头道:“我也不是鬼。”
杨小公子眸光一闪:“你难道是傀儡?”
白衣女人沉默片刻,缓缓道:“我不知道。”
“你叫什么?”
“我忘记了。”
“你想做什么?”
“杀了你。”
白衣女人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同样也没有任何感情。她就像一个死人,一个没有任何感情、任何温度、任何思想的死人。
但她并不是死人。
她还会说话,会动,甚至还会杀人。
她已握紧那柄刀,那柄可怕的九环大刀。
刀光森森如白骨,惨白寒光入眼帘。
杨小公子看着她的刀,心头突然浮现出一个名字:“你是何盘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