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三章:討賞看書

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
小說推薦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替嫁后,禁欲残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亲亲
晨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屋里变得冷了起来,夏南曦见一旁的小人缩成了小猫状,赶忙起身替她盖被子。
可不知道小人是怎么回事,竟然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放在了脖子下面。然后满足了砸吧了两下嘴,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过去。
这……这是干什么?
[APH]HONEY
夏南曦想把手抽回来,可是却发现小人抱得非常紧,如果非要抽出来,那势必会吵醒小人。
既然她这么主动……嘿嘿……
夏南曦眼睛一亮,就着这个姿势将小人揽到了怀里
真舒服!真满足!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本来觉得有些冷的顾北笙,却突然发现身上想盖了一个最暖的火炉,不由得十分满足,朝着温暖处靠近了些。
“王爷王妃!”
这时,外面青萝和黛汐的声音传来。
“时辰到了,该起来啦。”
“王爷王妃,时辰到了,快起来吧!”
两人不知道是害怕他们没听到,还是觉得第一遍声音有些小,竟然连着喊了两遍。
“嗯?”
这声音显然吵醒了顾北笙,她悠悠的转醒。
瞳孔渐渐聚焦,待看到夏南曦的脸颊时,不由猛地一惊,再看他竟然搂着自己,便了一把推开了他,一脸惊慌的问:
“你……你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夏南曦一脸的受伤,这个青萝和黛汐,简直没有眼力见儿,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被打扰了,他真想把几人的嘴巴缝起来。
“还说你没干什么,你……你简直……”
顾北笙气得拿起枕头朝着夏南曦打了过去。
“明明说好的什么都不干,明明说好的有分界线,你凭什么越界?你为什么越界?”
软软的枕头一下一下的砸在夏南曦的身上,他丝毫不躲不避。
等到发泄够了,顾北笙才停了下来,看着夏南曦,他已经被自己打得披头散发,仿佛一个疯子。看上去,狼狈极了,与往日的形象大相庭径。
“你为什么不躲?”
ジェット虚无僧的四格
“本王为什么要躲?”夏南曦无奈的弄了弄自己的头发,无语地道:
夕颜花开只为你
“本王真的没做什么,只是见你冷,所以替你盖被子,是你自己抓住了本王的手放在下巴底下,本王没办法才那样睡下的。”
说完,他利索地下了床,穿好衣服开了门。
“王爷,您……您的头发!”
在看到夏南曦的第一眼时,黛汐惊呆了,她家王爷最是注重仪容仪表,每日晨起头发必定是发丝不乱的,今日是发生了什么事?头发竟然乱成了这样?
“无事,帮本王梳洗吧!”夏南曦沉着脸道。
“是,王爷。”
“王妃,您……”
“我自己洗!”顾北笙赶忙跳下床,自顾自的开始洗脸。
接下来,气氛压抑的紧,一整个无话,看着夏南曦越来越黑的脸色,顾北笙更加不敢说话了,她得好好想想怎么把夏南曦哄好,没有绝对的把握前,她不能妄动。
用过早膳,青萝和黛汐便撑着油纸伞,厚福推着夏南曦,几人一起来到了医术大赛的比赛现场。
由于下雨,比赛现场由室外挪到了室内,幸亏是昨天淘汰了一多半的人,不然那么多人,室内场所肯定是不够用。
昨天的小隔间儿在今日也换成了一人一张桌子,桌子上除了捣药用具,其他空空如也。
不出意外,他们再次迟到了!
坐在主位上的皇上看到他们来了,对着一旁的太监挥了挥手,道:“既然王妃已到,那么便开始吧。”
太监赶忙道:“医术大赛第二场比赛正式开始,请众位大夫迅速就坐,等待药材发放。”
“王妃,您的位置在这里!”
这张桌子排在第一位,是距离皇上、夏南曦以及各位评委们最近的桌子,就相当于现代教室里讲桌底下的位置。
“顾北笙,快坐吧。”
韩朵朵坐在第二张桌子上,从背后偷偷的叫道。
顾北笙转过头,朝着她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臣妾来迟了!请皇上不要怪罪。”这时顾倾城笑语盈盈地走了进来,今日的她画着浓妆,但仍旧遮不住她的黑眼圈,貌似昨晚没睡好一般。
“皇上!”竟然没有人理她,顾倾城镜子走到了皇上身旁,撒娇一般想去拉他的手。
可皇上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她,只是淡淡的道:“来了便坐吧。”
“多谢皇上!”顾倾城赶忙坐到了一旁,对着不远处的顾北笙露出一个笑容。
“姐姐,你可要加油哦!”
紧接着太监端来了一个框子,框子里面装着绿幽幽的药材,上面还沾着雨水,一看就很新鲜。
太监将框子放到了每个人的桌子上,然后又拿来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晒干的药材。
等到都分发完了以后,太监道:
“众位大夫们,这便是本次大赛的所有药材了,每人一份,若是不够还可继续申领。”
咦?怎么还有一片铁块儿?
看着托盘里躺着的丝毫不起眼的生满了锈的铁块,顾北笙好奇地拿起了它。
这铁块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放错了?
我这还有铁块儿?你的有吗?
是不是放错了,药材里面怎么会有铁块?
错了错了,是铁块!生锈了的。
这时,身后的大夫们也发现了铁块,不由得议论起来。
“众位大夫们稍安勿躁,这铁块儿并不是放错了,是本来就有的,今日的题目是用这些现有的药材制一味毒,用的药材越多越好,毒性越烈越好。”
制毒?
昨日解毒,今日制毒?
听到这儿,众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肃静!”
这时太监又高声喊了一声,“比赛已经开始,不得交头接耳,不得随意喧嚷,违者淘汰。”
“顾北笙,朕很期待你今日的表现!”这时,皇上朝着她点了点头示意了下。
见状,夏南曦黑了脸色,道:“顾北笙,你好好比赛,有本王在,无须理会旁人。”
“嗯!”顾北笙冲着夏南曦点了点头。
“皇上,你可真是宠王爷,连带着也宠姐姐呢,不如这样,若是姐姐今日再次胜出了,臣妾替姐姐向皇上讨个赏如何?”
“王爷可不要吃醋哦,皇上对姐姐好完全是看在您的面子上呢。”
“你想替她讨什么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