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三國:開局抽卡白起笔趣-第83章 即丘城破!讀書

三國:開局抽卡白起
小說推薦三國:開局抽卡白起三国:开局抽卡白起
天色初明,即丘城头之上巡逻调岗。
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军中,守城士卒皆是神色黯然。
“轰隆隆……”
前方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刚刚换下的巡城士卒不由的凝神看去。
放眼望去,地平线之上一片烟尘,黄沙漫天,宛如有千军万马径直杀来。
城上守军不禁心中一颤,一阵胆寒。
此时数百骑兵脱离后方的队伍,快速奔向即丘城。
还未到百步,这群骑兵瞬间四散,扯嗓子高喊。
“援军已至,投城不杀!拾竹而降,赏十钱,捉拿将官赏百钱,捉拿侯成,官升三级,赏千钱。”
“援军已至,投城不杀!拾竹而降,赏十钱,捉拿将官赏百钱,捉拿侯成,官升三级,赏千钱。”
……
连续的高呼声使得城上守军面面相觑,原本黯淡的光芒焕发出异样的神采。
拾竹而降,赏十钱!
捉拿侯成,官升三级,赏千钱!
不少人心思活络之人已经有所意动,特别是那些即丘的原住民。
抬头看了一眼烟尘滚滚的远方,一看就知道不少于数万兵马。
不到两千人防守数万人……
结果用脚想也知道。
陈岩听后大怒,拾起一起长弓怒拉而起。
“我让你升……”
话还没说完忽然觉得手臂一紧,整个人被巨力向后拉扯,重重摔倒地面之上。
一条粗壮的大腿压在自己胸口之上,两条胳膊被人用力扭到身后。
“你们干什么?造反啊!”
陈岩大吼。
一名刀疤脸汉子一拳砸在陈岩的脸上,鲜红的血液当即涌出。
“特么的!老子就造反怎么了?昨晚那么多兄弟被射死,你屁都不放一个,现在还想让我们这些人陪你死,做梦!”
“牛二你们几个过来按住他,这是一百钱。我们再去抓几个,将赏钱分给死去兄弟的家里。”
身后一个壮硕的士卒立马扔掉手中的枪矛接替刀疤脸,将陈岩按在地上,手脚捆的结实。
“狗杂碎!小林子才当上爹就被你们活活射死,他一家老小以后怎么办?”
“我堂弟也才刚刚成年,大好的生命被你们一句话剥夺了……”
边说边打,拳头不要命一般的落在陈岩的身上。
“这群狗官不拿我们当人,我们何必跟随他们送命?兄弟们,跟我一起,绑了他们领赏。”刀疤脸走到城边,一刀劈断竖起的“侯”字旗。
原来是花男城啊
城头之上顿时传出一片应和之声。
“反了……”
“他娘的!早看这群人不顺眼了,绑了他们……”
“给我兄弟报仇,反了……”
……
即丘城前!
远处驻足而立的袁耀看着城上飘落的旗帜不禁露出满意的微笑。
这就是他要的结果,不战而屈人之兵。
“城中已经乱了,我们再等等。让后面的兄弟暂时歇歇,不用那么卖力了。”
“得令!”张辽嘿嘿一笑,立马拨马回身。
后方的烟尘逐渐消散,一群拖着树枝的步卒出现在烟雾之中。
这哪里有什么数万人,只是千余人的步卒队伍而已。
只是他们站的分散,被烟雾和沙尘笼罩之上显得异常庞大而已。
吕雯看着胸有成竹的袁耀眼中神采奕奕。
昨天袁耀制定一系列计划的时候她就在身边。
沿河投竹这种攻心之计她也是后知后觉,若不是陈宫解释一番,她根本想不到还有这层寒意。
“轰隆……”
即丘城门大开,吊桥轰然落下,一群身穿木甲的士卒拉着几名被捆的严实的将官快速走出。
“成了!”
唇角翘起一抹弧度,袁耀轻笑一声。
周围众将闻言纷纷投来钦佩的神色。
“好小子!真有你的。为我除此叛贼,回去定当重重有赏。”吕布提起繁重的方天画戟,单手舞动一圈夹在臂膀之间。
流氓 神醫
眼中寒光闪烁,死死盯着打开的城门,放声怒吼。
“入城!取叛贼侯成首级。”
“这功劳是老子的!你们谁也不要抢。”
臧霸抹了一把脸庞的伤口露出一丝残忍,夹紧马腹提刀狂奔。
身后将士立马发出一阵哄笑,紧随而去。
城中并未发起任何械斗,侯成的部下在睡梦间就已经被反叛的守军控制。
所有战略高点第一时间被吕布的军队占据,即丘城易主。
“将军!拿着这个可以领赏吗?”
快穿之聊斋奇缘
刀疤脸向前一提,将陈岩扔到吕布面前。身后几人也学着样子,将捆绑结实的几人踹倒在地。
“当然可以!赏钱一分不少。”
吕布眼中杀意升腾,手中方天画戟狂舞而起。
噗……
偌大的人头冲天而起,场中众人心口一紧。
话都不问,说杀就杀!
吕布的魄力,气冲霄汉。
“大将军!我们都是被逼的都是侯成……侯……”
“念在我们都是并州老卒的份上,饶了我们这一次……”
求饶并无任何用处,迎接他们的仍旧是高高扬起的大戟。
“带着他们去拿赏钱,其余人与我去杀侯成。”
赤兔宝马双蹄上扬,血液从方天画戟的尖部缓缓滑落。
马蹄声起,刀疤脸重重的呼了口气,心中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即丘中心最大的府宅,同时也是侯成的住处。
此刻大门处不断有箭矢射入,一堆士卒举着盾牌进行封堵。
院中的侯成神色慌张,头盔都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大哥!三个已经被他们抓去了,怎么办?”
黄将军不断指挥着手下继续填补空缺,但死亡的人数依旧在不断增加。趁着空隙回头看向侯成,神色焦急。昨晚已经计划好出城,谁曾想仅一夜的时间就变成了这样。
怎么办?我特娘的知道怎么办?
侯成此时已经六神无主,脑中变成了浆糊。
“大哥!趁着吕布还未进城,我们快逃吧!”钟离拉着侯成,偷偷的指了指后院的马厩。
侯成当即决断,立马点头。
全能御姐又被拆马甲了
就在他头刚点下的一刹那,一声巨大的轰鸣在门口响起。
举盾抵挡的将士全部倒飞而出。
一声如同咆哮的嘶鸣钻入院中,巨大的寒光当头劈下。
“侯成!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