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破網追兇 時光瘦了-第八十八章:隻手怎可遮天相伴

破網追兇
小說推薦破網追兇破网追凶
宋铭怀拿着手里的优盘,回到办公室把优盘递给了刘畅,让他看看能不能修复。
接着又把刚刚徐熙昭和他说的事情汇报了一下。
于伟将几人召集在了一起,接着冲着刘畅喊到:“刘畅,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优盘修好,这里你就不用过来了。”说完拍拍手,把大家召集到了会议桌前。
刘畅盯着电脑,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好嘞!”
于伟将最近搜集到的新线索依次摆在了白板上,这几天邵琦和丁朝阳、铁头也没有闲着,他们分别又去了韦晓莲抛尸的地方仔细认真的搜查了一遍,而邵琦则将尸体又好好的检查了一遍。
“首先说一下最近我和老宋这里的进展,这个进展可以说是突飞猛进,我们抓到了黑釜山焦尸案的作案者,而且从她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318奸杀案子里死者沈娆的一些事情,具体事情还是让老宋说一下。”于伟将所有案子的新进展摆在桌面上。
宋铭怀简单把事情叙述了一下,于伟布置到,“后期需要去韩屿家把这些信儿拿回来,通过痕检与沈娆生前的笔记对比一下来确定徐熙昭证词的可信性。”
不过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么就可以证明李毅说的事情是真的,沈娆正是那个与李毅儿子发生关系的未成年少女。
“那么下面是邵琦这边。”于伟继续说道。
邵琦把最近和铁头、丁朝阳把垃圾场翻遍的事情讲了一遍,包括翻垃圾时遇到的各种蛇虫鼠蚁,垃圾有多臭都说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他们在一副手套里找到了一个戒指,一个钻石戒指,而在手套上同时找到了两个人的DNA一个是死者韦晓莲的,另外一个通过DNA库比对,竟然不是白杰…………………..
那会是谁呢?众人震惊,这就证明案发现场还有第二个人……
仙界
如此看来,白杰是在为人顶罪,会是谁呢?于伟反问。
这个人一定和白杰有很亲密的关系,邵琦推断到。
这种关系足可以让白杰付出自己的生命?
白杰社会关系我们调查过,比较简单,尤其是亲属方面,无父无母,唯一比较亲密的人也只有贾歆荣一个,白杰18岁加入贾歆荣公司,一干就干到现在,可谓是贾歆荣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了。
立刻缉拿贾歆荣,我倒要看看她织的这张网到底有多牢不可坚。
邵琦和铁头走后,刘畅把于伟和宋铭怀喊到了电脑前。
“于队,优盘已经修复了,里面有一些文件,您过来看看…….”
优盘里有一些文件,还有一些视频,视频里有很多人的录音,应该都是沈娆在参与的过程中录下来的。
于伟和宋铭怀将录音仔仔细细的听了几遍,里面大体涉及几件事,一是关于贾歆荣利用物流公司散毒的事情。还有一些关于贾歆荣公司利用歆荣地产洗黑钱的事情,但是唯一让于伟和宋铭怀震惊的事情是,他们在录音里竟然听到了黄勇的声音。
三人面面相觑,反复将录音听了几遍,确认没有听错后,宋铭怀刘畅将目光放在了于伟身上。
这件事儿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得慢慢来……首先我先打各报告。
于伟坐进了办公室,他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看着电脑屏幕,怔怔的想了很久,怪不得专案组办案的过程,白杰和贾新荣知道的一清二楚,原来是因为黄勇从中作梗的原因。
也难怪之前会发生那么多事儿,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于伟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次日,审讯室里,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翘着二郎腿坐在于伟和宋铭怀的面前,女人再也没有起初听到沈娆名字时的胆怯,涂着艳红指甲的双手随意的在桌子上敲击着,戏谑的看着眼前的两位警官。
“两位警官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您可知道现在的几分钟我损失了多少钱。”女人双眉上挑,虽是笑靥如常,却似乎多了几份敌意。
“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找你来是什么事儿吗?”于伟反问,语气公正威严。
“我怎么知道,我可是一等一的好市民,你知道我一年为宣城的GDP做出多少贡献吗?你们吃的、穿的、用的可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女人并不畏惧,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所以我们做这份工作就要对得起纳税人,贾总,您玩的一手好牌,歆荣快递公司是用白杰的身份注册的,所以当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你也参与制毒和贩毒,韦晓莲的死有一个人替你顶罪,就连8年前的事儿白杰都替你料理好了,你这招弃卒保车玩的妙啊…….”于伟继续说道。
“警察同志,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贾歆荣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别再装了,如果没有证据我们能把你叫到这里来吗!”于伟说道。
“先看看这个!”
坐在一旁的宋铭怀将一个装有证据的证物袋拿到了贾歆荣的面前,贾歆荣看到袋子的时候,眼睛下意识的向自己的手上看去,随后转动了一下手上得戒指。
“这是什么,我不知道!”贾歆荣连忙否认。
春逢枯木
“不知道,没关系,我相信看到这个你就知道了……”紧接着于伟拿出一份DNA比对表,这是昨天逮捕你时顺便从你家收集到的头发核验的DNA,正好和这个戒指上面的DNA吻合,您是不是没有想到,这枚戒指尽然在你疯狂刺杀韦晓莲的时候掉到了韦晓莲的嘴里,也难怪,一般被人从后面勒死的人嘴巴会因为呼吸不畅呈半张状态,中途出现假死现象,这时呼吸暂停,1-2分钟后意识完全丧失,肌肉松弛,嘴巴稍微闭合。
在调查皮革裹尸案的时候,我一直有一个疑虑,以白杰的身高,韦晓莲脖颈上得勒痕应该是向后上方,而尸体上得勒痕却是向后下方,这就证明凶手应该是比被害人个子要稍微矮小一点。
“我想您脱下高跟鞋的高度似乎正好合适!”
宋铭怀注意到,贾歆荣的脚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
“您还有什么话可说吗?”于伟冷哼。
“我要见我的律师,我现在不会回答你们任何一个问题。”说道这里女人便不再说任何一句话。
“无所谓,贾女士我想和你说一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罪的人,即使你能见到你的律师,但是你逃不掉的!”宋铭怀看到女人的态度,终于忍不住说道.
“对了,您在这儿的这几天我们会好好招待您的。”宋铭怀说着,却拿走了贾歆荣面前的咖啡,“好好享受!”说完不屑的一笑。
贾歆荣享受惯了成功和别人的恭维,哪里承受的住这样的态度,态度立马强硬了起来。
坐在于伟和宋怀明的面前的人挑眉冷哼道:“我这只手可遮天,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女人显然是被激怒了。
此时宋铭怀看了一眼于伟,于伟了然于心,继续问道:“哦?那我倒要听听你这只手是怎么遮天的!”说完看向贾歆荣,贾歆荣明显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闭口不严。
“是不是这样?”于伟将录音放了出来,里面贾歆荣说话的内容被录的请清楚楚,当然还有她和黄勇的对话。
一边的宋怀明喝了一口水看向外面淡淡的说道:“碧空万里高万丈,白云千朵遮千里,禽鸟百只鸣百调,苍树十尺见春秋,而我就是那颗树,尽管你只手遮天,我这颗苍树也要将你这层网捅破!”
事情到了这步,只见窗外的树枝摇曳,屋内暗影浮动,对面人漂亮的手握紧又松开,慢慢的握在了一起。
“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