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0166 開槍!讀書

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
小說推薦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震惊!我发弹幕吓退了百万凶灵!
一处施工工地内。
沈浪和自己其他小队成员坐在一辆车里。
除了沈浪之外,其他人全副武装到牙齿,且手里都拿着对于鬼怪有巨大杀伤力的武器。
按照陈老师的说法。
之所以培训时候不给他们枪。
那是为了锻炼他们在绝望时的动手能力,逻辑思维和自我心理调节能力。
既然现在要面对真正的敌人了。
有枪不用才是真正的傻*。
沈浪从外表看起来像是在闭目养神。
其实他是在尝试自己灵能现在能看多远。
“一百米……”
“两百米……”
“而且这双眼睛对不是人的物种有类似雷达显示的特殊感应,这对于我来说有很大的用处。”
那些被遮挡住,无法用肉眼看见的空间。
都如同3D建模似的在沈浪脑海呈现。
黑衣人躲藏在施工工地即将封顶楼房的五楼。
“走,下车。”
这一块没有五人。
工民早就被撤离掉,所以沈浪行动没有太多顾忌。
“试麦。”
“一号,到!”
“二号,到!”
“三号,到!”
……
“各位,咱们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对于咱们来说其实也是对于这小三天培训的效果检验。”
“同时,我也希望咱们不要给陈老师丢脸。”
“还有,如果遇到危险也不要逞能。”
“生命更重要。”
“知道了,浪哥!”
“收到,浪哥!”
沈浪一笑没有继续说话。
走在七人小队队首,直奔黑衣人所处的位置前进。
……
“他们……好像发现我了。”
黑衣人拿着望远镜看见下车的沈浪等人。
觉得自己命不久矣的同时他也不想就这么死了。
正如陈阳所说的一样。
但凡有一线生机,他们都想活下去!
“我得活着……”
“只要大人能杀死陈阳。”
“我就还有得救。”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壁纸。
这张壁纸上的图案是一个穿着红色性感睡衣的女人,搔首弄姿看起来很妩媚但是有很邪魅。
他用打火机将壁纸点燃。
随着壁纸一点一点燃烧成灰烬。
原本他脑袋上只有三分之一白发演变成脑袋上一大半头发变成没有精华的干枯白发。
这次,壁纸图案中的女人出现在黑衣人眼前。
她轻轻冲黑衣人点了一下头。
随即瞬间消失在原地。
……
“献祭吗?”
“也不算太过特殊的灵异道具。”
沈浪自然观察到黑衣人的一举一动。
壁纸的燃烧其实是燃烧黑衣人的寿命来换取壁纸中的女鬼出现,来帮助黑衣人杀人。
忽地。
沈浪听见有东西碰撞在自己战术护目镜上。
并且紧接着眼前出现一个浑身是血,衣衫不整的女鬼在空中来回打晃。
“我死的好惨~”
“我死的好惨啊~”
“我死的好惨啊~”
那虚无缥缈带着悲伤情绪的声音透过蓝牙耳机传进沈浪耳朵里,听了个一清二楚。
然而,沈浪抬起头。
被白翳覆盖的瞳孔看起来没有任何神韵。
连那女鬼都吃了一惊:“瞎子?”
“算了……换一个……”
女鬼放弃继续恐吓沈浪。
将目标放到排在沈浪身后的王进国。
“我死的好惨啊~”
“我死的好惨啊~”
“我死的好惨啊~”
女鬼阴晦的声音在王进国耳畔响起。
王进国看见那个女鬼,停住脚步,从只露出来的双眼之中能读出来他怔住了。
畏热会长与惧寒辣妹向我逼近
“我死的好惨啊~”
女鬼不断重复一句话。
在这期间,她身体就像血崩了一样大面积流血,将睡衣打湿:“我死的好惨啊~你能不能来陪陪我啊~”
王进国尴尬的挠挠头:“好啊!”
女鬼飘荡到王进国身前,含情脉脉注视着王进国。
“啪!”
这时,王进国挥手就是一个大逼兜子。
“哒哒哒……”
举起手里拿的95式自动步Q,对准女鬼脑袋就是一顿突突:“妈的!就你这个样子你能吓着谁?!”
“只要是陈老师安排的鬼都比你吓人!”
用巧克力特殊制造的子弹射穿女鬼脑袋。
在弥留之际,女鬼甚是不解。
明明之前自己这个样子吓普通就跟玩似的。
甚至连一些同类都无法逃出魔爪。
到这就不行了呢?!
……
“噗嗤!”
黑衣人吐出一口黑墨色液体:“怎么可能,怎么会被打死呢?!这帮人到底是什么人?!”
“不行……不能这样了……”
“我要拿出大人给予我的力量。”
黑衣人在心中默默祈祷感应着大人能够庇佑自己。
毕竟之前大人是从厉鬼手中把他救下来,而那是他知道其实自己已经死了。
大人点燃一盏油灯。
成功帮他续命活到现在。
只要大人不出问题,那这次他也不会死。
可惜不管他怎么感应召唤那位大人。
始终没有收到一丝回应。
致使他心头一沉:“大人出事了!”
“踏……”
“踏……”
“踏……”
他听见上楼的脚步声。
赶忙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皮卡丘的手办。
放在地面:“兄弟,能不能给留条活路!?”
“吭!”
一声枪响。
子弹射穿他躲避的墙体。
从他脑袋旁边擦过。
“来,给我站出来!”
七个人,七把枪统一瞄准。
黑衣人额头冷汗密布。
“出不出来?!不出来我直接开枪了!”
“别开枪,我出来。”
黑衣人无可奈何。
站起来刚露出大半个身体。
“开枪!”
沈浪一声令下。
七把95式自动步Q瞬间开火。
子弹轻易穿透黑衣人单薄的肉体。
密密麻麻枪声在整个施工工地内回荡。
清空弹夹,黑衣人已然被射成了筛子。
“浪哥,咱们这样好吗?”
“别忘了,咱们是除灵人。”
沈浪那无神的瞳孔充满了漠视:“他是敌非友,之所以投降,是因为他找不到逃跑的办法了。”
“要是有逃跑的办法,他肯定不惜一切逃跑。”
“他跑了,又会对普通百姓造成多大的伤亡!?”
“直接开枪将其击毙!就算我失误了!这官司打到最高部门,我也有理!”
“而且,他还没死干净呢。”
沈浪上前两步。
他没管倒地不起的黑衣人。
从墙壁后面找到一个千疮百孔的皮卡丘手办:“想杀死这种人还是很难的。”
话音刚落。
他放下枪。
用匕首划破手掌心。
重新攥住皮卡丘手办。
让血液流淌在手办上:“行动开始前,小明哥特地嘱咐了……他们有替死的灵异道具。”
“要想毁灭这种道具,就需要用血液侵染玩偶。”
黄颜色的手办没过一会变成红色。
那躺在地面装死的黑衣人突然抽搐两下。
彻底没了生机。
“找人过来处理尸体。”
“然后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