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 txt-124、水族的殺手推薦

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
小說推薦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病娇帝尊被休后追妻火葬场了
大黄到底是在外流浪多年的,饶是嘴里叼着个拖油瓶,仍是身手矫健地躲过一众喊打喊杀的下人。
白素素见下人们空手而归,越发怒火攻心,手边能碰到的东西都被她摔得粉碎。
白苏苏被大黄叼着游走在冬日的街头,偶尔还有人投过来好奇的眼神,在一猫一狗面前放两个热乎乎的包子。
白苏苏舔了舔身上的血迹,将自己面前的包子推给大黄。
“你不吃吗?”
“这几日吃得太多了。”白苏苏没说谎,这几日顿顿大鱼大肉的,白苏苏到现在竟有些想念清淡小粥的滋味来了。
大黄一口吞下两个包子,将白苏苏护在身体下,为她挡着冷风,“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个地方是不能回去了。”
“不用回去,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可以。”白苏苏踩了踩爪子,余光瞥见人来人往的天师府门口揣着手蹲着的两个人,仰头用爪子拨了拨大黄的下巴,“那两个人,从方才是不是一直在看我们?”
大黄歪着脑袋看过去,便见那两个人中捂着斗篷的人让地上吐了一口痰,向着她们走过来。
那人身材魁梧,白苏苏能看到的只有他高大的身材和黢黑的脸。
白苏苏往后退了退,大黄微微错身,做出戒备的姿态,那两个人便突然蹲在白苏苏和大黄面前,年纪小的那个穿着一身单衣,在一群捂着厚重衣物的百姓之中,显得起眼。
“我是水白,这是我弟弟,水青。”大高个儿水白将手放在白苏苏面前,手掌打开,上面是一包色泽漂亮的小鱼干。
“咕咚。”
是大黄吞咽口水的声音。
白苏苏甩了甩尾巴,目光瞥见这两个人腰间别着的玉佩时,便有些了然。
水族的人。
能看出来自己不是寻常的猫便也不奇怪了。
不过白苏苏并不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暴露。
黑河的水能将她的气味、灵气和毛发隐藏得格外严实,顶多只会让他们以为自己是个刚修炼没多久连人形都化不了的猫妖。
她只是在猜测,他们出现在西青国的原因。
白苏苏抖了抖耳朵,装模作样地上前嗅了嗅小鱼干,“喵”了一声,掐着嗓子问:“你们要我做什么?”
“倒是挺机灵的。”水白笑着看了水青一眼,又握上拳头,将小鱼干收到身后,“我问你,白苏苏身边现在都有谁护着?”
果然。
白苏苏在心里有点小得意,得意于自己的猜测成真。
“你们说的白苏苏,是不是那个房子里面被叫做天师大人的人?”
“对,就是她。”水白和水青交换了一个眼神,眸光发亮。
白苏苏在心里笑得畅意,正巧她还愁怎么解决风清月留下来的神门影卫,便有刀子自己送上门来让她使。
仍旧是歪了歪头,做出一副天真不懂人事的样子,思索道:
無敵神農仙醫 小說
“我想想啊,醉扶归和六月雪都在前线,她身边现在只剩下一个叫文白的。”
“文白?呵!一个凡人,不足为据。”水青对这个答案颇为高兴,一拍大腿就对水白道,“哥,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去动手吧?”
“哦对了。”白苏苏又道,“我刚刚进去偷吃小鱼干的时候,听见一个叫风清月的,他说他给苏苏留下了神门影卫保护她。”
她不知道文白怎么会成了凡人,心里有些诧异,但很快又被懊恼取代。
早知如此,她就完全不用顾忌文白,早点下手,也省得到而今夜长梦多了。
水青便立刻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哥,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神门影卫是风清月的死士,一个个战斗力都格外强悍,与战神棠梨不相上下。
这也是风清月十万多年来可稳固居于帝尊之位的原因之一。
而水族上下而今都被风清月流放至北荒,身上的修为灵力大数都被剥夺,除了族中个别子弟,都与寻常凡人无异。
水白和水青,身为水族族长的暗卫,便是这“个别子弟”之中的两人。
“不急。”水白沉思片刻,又问白苏苏,“那你知道白苏苏这几日都会去哪里,身边又会有什么人跟着么?”
白苏苏歪着头,尾巴甩了甩,“我刚才回答了问题,你还没有给我小鱼干呢。”
果然是只刚修炼没多久的小猫妖。
水白觉得好笑,便也放松了警惕,将手中用油纸包着的小鱼干扔给白苏苏,白苏苏便立刻护食地抱着油纸包推给大黄,警惕地盯着两个人,生怕他们同自己抢小鱼干一样。
母さんじゃなきゃダメなんだっ!!完结编  母亲以外的我都不要啦!!完结篇
水白笑了笑,嗓音低沉,“现在可以说了吧?我这里还有一包小鱼干,只要你所说属实,我都会给你的。”
“白苏苏后日要出发去前线,嗯,应当是南云城,文白说要去支援六月雪。”说着,白苏苏舔了舔鼻尖,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水白的手。
亡灵法师在末世 小说
水白笑了,随意在白苏苏脑袋上揉了一把,才从怀里又掏出来一把小鱼干推给白苏苏,“奖励你的。”
白苏苏叼着小鱼干同大黄往草垛子边上走,身后水白又叫住她:“喂,小猫。”
醉红颜之王妃倾城 绯堇
白苏苏转过头来,叼着油纸包的身体还有些摇摇晃晃的,却固执地不让油纸包落在地上。
水白被这一幕逗笑了,摆了摆手,心情颇好地放这一猫一狗离开,又低声和水清商量着:“我们需要在白苏苏和六月雪会和之前,一个人引开神门影卫,一个人去杀白苏苏。”
“哥,神门影卫交给我来吧,你去杀白苏苏,之后我们以信号为标准回合。”
两人神色严肃地商量完,便各自分头行动。
水白下意识往黑猫离开的方向看过去,不自觉地想到临来之前,水轻鸿交代他的。
不要动白苏苏。
嗤笑一声,他们这位少主,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十几万岁的人了,栽到一个有夫之妇身上,还将定情信物送了人。
白苏苏和大黄在天师府后院寻到一个避风的狗洞,一猫一狗蜷缩着刚好合适。
大黄将一包小鱼干都吃干净之后,又问了一遍白苏苏:“小黑,你真的不吃点东西吗?”
“不吃了,你吃吧。”
白素素出发那日,天空灰蒙蒙的,仿佛随时都会下雪一般。
文白额头上缠着绷带,神色淡然地为白素素披上斗篷,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上了马车,手中的鞭子一挥,长长的车队便开始了缓缓行动。
白苏苏被这喧嚣吵醒,轻手轻脚地从大黄的怀中挣脱,在它的面颊上落下一吻,趔趔趄趄地追在车队后面。
跟在车队最末端的迎夏抱着眼眶红红的迎春安慰着:“别哭,迎春,小黑会没事的。”
“喵~”白苏苏轻轻叫了一声,迎春立刻抬起头来,一眼便看见艰难地跟着队伍的小小的身影,眼睛一亮,却又顾及左右的宫女,只能小心翼翼地对着白苏苏招手。
回去吧,赶快回去吧。
白苏苏却好像没看见一样,凄凄惨惨地“喵”了一声,便被一张温热的大口叼着脖子大步追上车队。
“大黄?你什么时候醒的?”
大黄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再次被抛弃了,大黄很生气,大黄不说话,大黄只是叼着白苏苏四条腿飞快地追着车队跑。
骑着高头大马的侍卫看见这一猫一狗,挥舞着长枪就要驱赶他们,大黄却身形一晃,躲进路旁的枯草丛中跟着跑。
车马行了一日,在一家开在荒郊野岭的驿站中停下过夜。
迎春小心翼翼地确认周围没人,才揣着两个包子溜进草丛中,“咪咪?”
白苏苏悄咪咪地从草丛中探出脑袋来,大黄一只爪子按住她的脑袋,警惕地盯着迎春手里的包子。
白苏苏啃了两口,又将包子拨到大黄面前。
大黄还在生气,闷哼一声便老老实实地将一个包子吞进肚子里。
“喵~”白苏苏讨好地蹭了蹭她的爪子,便听到驿站中传来一阵尖叫声,紧接着便是刀剑碰撞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