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密接者笔趣-三十五、小月的真實身份露出水面了嗎?熱推

密接者
小說推薦密接者密接者
三十五、小月的真实身份露出水面了吗?
在海邑市警司里,彭我行正在听着大队长方可的报告。
“司长,据苏荣鑫从医院中拷取回来的录像中指认,那个酷似小月的背影,经辩认,那个人应该是城北民委会的文书广土。后来经我们的社警员前往医院调查确认,证实在那个时间广土文书确实也到医院去看望他们民委会的同志刘日婷,正是从她的病房里出来的时间。据刘日婷父母提供,广土文书离开的时间是上午11点25分,他们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是医院约定刘日婷会诊的时间。他刚出门医院就让刘日婷父母送刘日婷去会专家的会诊室了。这点也在值班社警员的口中得到核实。这个时间,刚好是苏荣鑫看到那个背影的时间。我们也让刘日婷的父母看了录像进行辨认,也确认了是广土文书的背影。”
方可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彭我行,继续说:
“现在可以确认那个让苏荣鑫误以为是小月的背影,完全就是广土文书的。”
“哦,对了,刘日婷的父母还提及到:他们女儿在看到广土文书时,还一再疯疯癲癲地叫广土文书为‘小月’。尽管刘日婷疯了,他们也很纳闷:怎么在看到广土文书时突然会叫他为小月呢?而且听到刘日婷叫他小月时,广土文书还掐住了他们女儿的脖子,要不是他们及时过去搬开,差些就有被掐死的可能。后来责问广土文书,他解释说是想用秘法医治刘日婷。当果他们信了广土文书的话,可是后来一想起广土文书掐住刘日婷时凶狠的神情,又觉得不对,怀疑他们女儿的疯癲是不是跟广土文书的某种关系。”
方可跟彭我行汇报了这一系列情况之后,觉得口里有点干燥,便转身去临窗的水机里接了杯水喝。回来后,看着一脸神情凝重的彭我行,说:
“司长,你深觉得那个在江城的小月,会不会就是广土文书男扮女装的小月?我觉得有这可能!”
“嗯,你去弄张广土文书的正面照片来,然后让电脑室的特辑人员根据苏荣鑫描述的小月穿着和发形PS出一张广土文书的女装照片出来,让苏荣鑫辨认辨认。”
彭我行思索了一会儿,向方可作出了新的指示。
“是,司长,我这就去办。”然后一转身向门外走去。
“等等。”刚走到门口的方可,听到声音站住了身体,转身看着彭我行:
“司长,还有什么吩咐?”
“记住,除了我和你之外,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任何人。”彭我行叫住刚要走出门口的方可,叮嘱了一句。
闇之声
“明白,司长还有其他指示吗?”方可追问了一句。
“暂时没有了,你抓紧去办吧。”
“嗯,请司长放心,我这就去办。”说完走出了彭我行的办公室。
从莲花坳回去后的沈晓仁,孩子们已经被他老婆逼着睡觉去了,家里留下了孩子们玩耍后千百万丢的玩具和书本。沈晓仁重新洗了个澡,把孩子们玩耍的东西重新收拾好,然后给自己泡了一壶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刁蛮、尖酸、刻薄的刘日婷疯了,一惯嚣横霸道持势欺人的广土文书象狗一样被老张一拳锤死了,一个人无论生前如何风光无限,作威作福,到死那时,一切都是没影的,转瞬间便会消失歹尽,就算是留给他们亲人的伤疤,也会很快被新的生活概念所抚抹掉,很快随着岁月和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哪怕是一辈子的伤痛,又怎么样,还不是几十年?几十年后呢?一辈子过去了,那还会有谁再去为这些事情伤怀呢?只有他们留下的作为,是好是坏,会被人不时地提起,作为说文教育警醒人们。”
沈晓仁想及这些,更觉得人的一生太过短暂了,真不知广土文书这些身在权势部门的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的形为思维是受什么影响或者教育所形成的?难道有一个和蔼的生活环境不是更好吗?
他从这些人,又想到了近时的国际生活形势,想到了新冠病毒的肆谑,想到了现在正在发生着的普国与黑齿国的战争,想到了那些暗中操纵着这场战争的金山国等国家,他真的弄不明白,利用牺牲一切安宁的生活环境所得来的权力和利益真的那么重要吗?那么有成就感吗?
以沈晓仁那份大同大乐的纯静思想,就算给他十辈子的时间他也是想不明白弄不清楚的。
就像他永远也不明白狗为什么会要吃屎呢!
沈晓仁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刚起唤出刀神出来聊聊,听到里面好似是有脚步声传出来,便打消了主意。
不一会,他老婆从里间走了出来,问他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沈晓仁有些意外,他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好象自从结婚之后她从来就没放在心里去过,更别说问他了。现在竟然问他这些事情,沈晓仁真的很意外。
“是变了?还是别有所求?”他在心里揣摩着。
“没有,出去看朋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多聊了一会。”沈晓仁并不想告诉她今晚所见到的情况,依旧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反正跟他老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能够还在一起,仅仅只是一些别的因素所捆绑着,只要不吵架就行了。所以有些话是越少说越宽心。
他老婆并没有注意沈晓仁复杂的神情,径直走到沈晓仁的身边坐了下来,从这几天的情形来看,她认为沈晓仁肯定有什么事在瞒着她,但又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总想套一套他的话,希望套出些什么来。没想到沈晓仁的嘴紧得紧,装得没事人似的,她也不好意思相逼,弄不好又是不欢而散,吵架结束,这样她更体想知道沈晓仁是在干嘛了。
两个人瞬间没话,各自坐着,沈晓仁拿起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象是在品味着茶味,其实他是在找事情转移思绪。
“隔壁王婶的儿子小辉被社警抓了。。。。。。”老婆换了一个方式,跟他说。
“什么?小辉被抓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抓他?”没等她说完,听到这个消息的沈晓仁有点紧张地打断她的话问道。
小辉这个人,尽管很少交流,在沈晓仁眼里还算不错,就是性格粗暴了些,平时待人还算是很和气的。自从大学毕业后,便在家里做电商,据说做得还挺不错。但他的母亲却是经常跟他妈聊家常,还经常叨唠他长这么大了还不找个女朋友。每个时候沈晓仁的母亲都会劝告她,年轻人的事他们自己会解决的,别太操心了,并说若有认识的好姑娘定会介绍给他儿子小辉认识。弄得他母亲总是有时没时的弄些什么零吃饮料什么过来给沈晓仁的孩子吃。
而今听到小辉被抓了,就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就在你刚出去没多久,社警就来了。听说是打疫苗的事,小辉跟他们顶了几句,就被社警以阻挠防疫的理由带走了,他妈妈也跟着去了社警分所。到似是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老婆说。
“阻挠防疫?”沈晓仁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些天不是防控嘛!民委会要求人去打疫苗,说不打疫苗就是防碍防疫。可是这个小辉不知怎的,据说在网上发布自己的言论,说他是不会打防疫针的,说这些防疫针根不防不了疫,只是某些利益单位吸取利益的據头。民委会的人员打电话劝他去打防疫针时也说防疫针只是增强免疫能力,那也说明对病毒不具备有针对性的效用,那他为什么还要去打这些不具针对性和效用性的未知疫苗呢?如果万一在三五年后有什么后遗症才显露出来,到时谁负责?要是负责任,就不会让人签免责自愿书了。”
老婆少见地跟他传述了这第多话,停了一会再继续说:
“在社警找上门来的时候,他还如果这些疫苗有效,为什么要采用给钱给物的方式去引诱人们打疫苗呢?为什么国家不直接强制推荐执行,让人自愿呢?为什么疫苗研究机构对疫苗的效用对外的宣称,随着出现的情况和效果一改再改呢?这不是说明他们对病毒不了解吗?说明他们对自己所研究出来的防疫产品里面的成份还不了解吗?如果他们不了解,那怎么去确保这些疫苗对人体的安全性?如果他们了解,怎么面对出现的情况的说词一改再改呢?如果他们了解,总用病毒变异来忽悠人民群众对疫苗的期待呢?。。。。。。
所有这些,不正是说明连他们自己都对疫苗的防疫性和后遗症没有信心吗?才会让病毒一路长跑不歇吗?那还凭什么强制他去打疫苗?他自己在做电商,跟外界很少接触,暂时没有这个必要去打还不确切了解的东西。要是打疫苗出了什么 情况,相关部门或者强制他打疫苗的人能坦诚地为他负责吗?他说了很多,但过来的民委会同志和社警并不听他的申说,而是以他防碍正常的防疫工作、发布不适合时宜的言论带走了,吓得他妈不知如何是好,抓着同志的手一个劲地不断求情,让他们高抬贵手原谅她孩子,给他孩子一个改过的机会,她保证好好地教育他不再乱说。
但是,社警和民委会的同志说这是公事公办,是上级的任务,他们也没能为力,就把小辉带走了。他妈担心小辉不懂事,在分所里莫名其妙地出事,也跟着去了,估计现在还没回来,不知怎么样?妈也在为这事替他她操心着。”
估计是说完了,沈晓仁的老婆走到桌台边,伸手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杯茶喝。
看着觉默不语的沈晓仁,他老婆再次开口说:
“听说现在外面很严重,很多地方都实行完全封控了,杭城、广城、深城、江城、梧城。。。。。。都只许进不许出了,每家都在自家的房子里足不出户,由专人派送食物维持生活。一些地方貌似已经是封控了一个多月了,还不知道何时解封。
一些封控不急时的地方,就像沪城,每天几乎是几万几万的增长,闹得人心惶惶,甚至为了减少增长的数字不怵目惊心,有些地方干脆都不做核酸检测了,以此来避免不断跳跃的上升数据。有的领导蹦溃了,甚至找个借口避开自己的无能,干脆提议放开。小人:要是我们这里也实行各家各户式的封控的话,我们家怎么办?”
沈晓仁的老婆似乎很是为此忧虑:
“虽说政府有人派送食物,可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东西,总有些地方做不到的,到时我们家怎么办?”沈晓仁妻子,一向在沈晓仁面前眼高于顶的女权主义者,在这个时候也回归到一个小女人的形象,弱弱地探问着沈晓仁的意见,现次忧虑起他们家的情况来:
“难道不能学着金山国等那样全民开放吗?”
沈晓仁白了老婆一眼,没有说什么。沈晓仁心里也是发慌,要真是这样,他能怎么办?网上确实流传说各传说,有几天等不到食物的家庭,有拿到变质食物的之爱庭,有没有食物群起抢夺超市的人群。。。。。。
这些,好象天天都在上演着。他家里不要说是余粮,就是每天都是在省食俭用的支付着过日子,一旦这个进入完全封控的局面,就现在民委会等工作人员那一副嘴面,他家所面临的状况实难想象,像他家这样的很很多多无依无靠的家庭,要怎么渡过这场危难?一天、二天、三天,一个二个三个,或者问题不大,要是时间再长久些,毫无断期,受困的人员家庭再多一些,那就真的很难想象了,到时不要说抢超市,可能更加难以想象的行为都会出现在不同的素质和环境的人群里面。
不但会有一些异常组织和异常机构的人员从中推波助浪作乱,还会有其他一些人员带着平时心里的积愤,故意出来制造混乱,或者带毒游走传播。这些情况都是可以预测到的。
沈晓仁清楚:哪怕是这样,沈晓仁也清楚绝不能学金山国那等不负现任的行为啊!若真这样,到时受害的人会比他们更多,后果更惨和难以收拾,到时就真的成一窝粥了。
而且真到了那个时候,这窝粥,要熬得比金山国等国家的更加混乱不堪、更加难以想象和控制、更加危险。
“到时不单单是一场危机,更是一场近代的大灾难!”沈晓仁不敢想象下去,他内心中发怵。
他想到了刘日婷,想到了广土文书这些民委会里的工伤人员,想到了老张如诉罪状宣判广土文书死刑时的情景,他心里真的很是迷茫。虽然现在广土文书已经被老张打死了,刘日婷也疯了,可是他们仅仅是个体吗?谁能确保不会再有他们这样的人藏在里面?要不,也不至于到现在这种局面,要不,相信他也不会沦落到唯有乞讨这条路可走的境地。虽然他还没有真正走上这条路,但是确实差不多。想到这,沈晓仁的拟里又对那些乞讨人员多生了几许同情和无奈。
他不知道在汕国这里面,到底藏匿了多少象广土文书和刘日婷这样的人,估计不在少数。
但他能怎么跟妻子说呢?他只能随便安慰一下而已:
“没什么的,政府不会丢下我们的。早点睡吧,明天孩子们还要上学呢!”政府人示会丢下他们这等人,他也说不清楚,政府或许不会,但是那些代表着政府的人会不会呢?会不会趁着这次危难,乘势要挟谋取利益呢?
“你说那一群人会不会?不会才怪?”沈晓仁在心里问着自己。然后看着走进房间的老婆,起身,关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