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滅元長生錄 txt-第7章 破元殿展示

滅元長生錄
小說推薦滅元長生錄灭元长生录
林长生将黑色玉石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它虽然与自己怀里那块玉石一模一样,但是确实一直有一种隐隐的力量,指向着附近的某处。
但是想再具体确认一下地点,却又怎么都做不到。
而且林长生觉得这玉石中蕴含的破坏之力与破玄诀运转秘术时的破坏之力十分相似。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林长生催动灵力运转破玄诀,将相似的破坏之力注入其中。
而那玉石,没有出现预想当中的反应,只是黑色的光芒好像比以前更加强盛了,但是林长生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玉石指引的位置到底在哪了。
单手握住玉石,因为就在附近,炼虚境的林长生只一个瞬移便来到了玉石指引的地方。
这里是一处小小的湖泊,但从林长生带着黑色玉石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湖面突然无风起浪,掀起了一朵朵浪花。
随后,林长生手中的玉石包裹着林长生,不受林长生控制地向着湖中心飘去。
紧接着,以玉石为中心,整个湖泊突然一道黑色光芒冲霄而起。林长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直接被黑色光芒笼罩。
再睁开眼,林长生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座宏伟的宫殿,殿门前的匾额上写着大大的破元二字。
而林长生只是远远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字,就突然感觉心神震动、气血翻滚。
“吱~”
大门自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林长生,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五千年前那两位仙人其中的一个留下的手段。
破元二字又与自己修炼的功法同名,难不成自己修炼的一直都是仙人传承下来的功法?
不等林长生多想,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道悠远浑厚的声音。
“进!”
话音未落,林长生并没有走出半步,但是却已经突然出现在大殿的大厅里了。
大殿中央,一座威严的雕像,雕像前插着一杆七尺二寸的长枪。
长枪周身漆黑,似乎照不进任何光芒,一股恐怖的破坏气息自枪身蔓延至整个大殿。
就在林长生愣神之际,方才那浑厚悠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修我破元诀之后辈,入我破元殿,当知我杨天,号为破元仙君,吾之一生,所求之事,唯有公道二字。”
“后生小辈,在我跟你说更多之前,我要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可知何为公道?”
林长生稍微思考了一番,因为这个问题他也曾问过自己,因此并没有犹豫太久。
“公道便是世间正道,是公众之道,光明磊落之道,无需掩掩藏藏,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就是公道!”
林长生话音落下,大殿顿时陷入了寂静,仿佛也在思考,片刻之后,林长生没有任何感觉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了前面几步的位置,离长枪更近了。
随之,大殿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说得好,这便是公道,我再问你,公道何在?”
“公道既为正道,那便自在人心,众人心中存公道,公道即无处不在!”
大殿仿佛能听懂林长生的意思,突然一道强大的气息从长枪中散发出来,竟然压的林长生有点喘不过气来。
“天真的小辈,确实如你所说,公道无处不在,但是不公,却也无处不在。”
“古往今来,多少追寻公道之人消散在庞然大物面前,多少主持公道的人堕落于欲望之中。”
“哪怕是公道被高高奉起,哪怕不公被众生践踏,但是仍然是不公多,公道少。如今现实如此,你觉得公道该如何维护?”
大殿中沧桑的声音仍在回响,林长生却已经彻底愣神了。大殿中的声音所说的,再结合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些事。
似乎确实如此,自己一直坚信的天理公道,除了自己之外,似乎没有一点应验的。
不公的王金龙耀武扬威了近千年,就连那么不堪的王札泽也在他的虎皮下张扬数百年。
而自己,坚信公道正义,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痛失挚爱,从始至终,也从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他甚至想象不到愿意来主持这个公道的人。
林长生心中对公道的心开始动摇了,他不再那么坚信公道,或者说,他突然不再那么单纯的相信自己心中的天真的公道。
如果公道只是单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即可,那这期间,数百年、近千年的等待又该如何偿还。
如果公道不能在第一时间出现,当王金龙这样的人,不公地肆虐了近千年之后,哪怕到时候被杀人偿命了,这样真的就符合公道了嘛?
那样的公道还是公道吗?那真正的公道真的还是无处不在吗?
所以,公道不仅要有,还要以最快的时间有,一金抵一金,一命偿一命,才是公道,才是正道。
当漫长的时间流走,一个人已经欠下无数人命的时候,那时候哪怕再偿命,也已经不再公道了。
这便是这破元殿要林长生领悟的,真正的公道。
“小辈,我再问你一遍,如何维护公道?”
已经彻底明悟的林长生朝着长枪的位置行了一礼,随即回答着。
“当以正道之心,执公道之枪,聚无尽之力,破元为公!”
林长生经过方才短暂的迷茫后,再次目光坚定。
看着突然横在眼前的黑色长枪,忍不住伸手去抓,黑色长枪汇聚了庞大的力量,顿时间灌入林长生的体内。
“破元枪与破元殿互为本体,如今枪已认主,你便是这破元殿的新主人了。”
浑厚悠远的声音再次传来,没有再说与刚才提问相关的事情,而是直接说破元殿认主的事情。显然,刚才的回答已经得到了这座破元殿原主人的认可。
大殿不再从四面八方出声,而是幻化出了一道中年男人的幻影,一袭黑衣,缓缓走到林长生面前。
“后辈,你的悟性很高,也有公道之心,否则你无法得到破元殿的认主。”
“我的身份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就是这破元殿的创造者,破元仙君杨天。”
“现在跟你说话的是我在将破元殿放在这里时留下的化身投影,等该跟你说的都说完了,我也就会彻底消散。”
农家俏厨娘 月落轻烟
“我对于公道的追寻是与生俱来的,就像我弟弟长生仙君杨道一样,他天生就是要追寻天理的。”
“自古正魔两道对立,如今却是正道修士势大,而我,天生拥有仙界最纯粹的公道之心,所以我认为,在如今正道势大的仙界维持公道,应该是非常轻而易举的事。”
“没想到,现实却是,我曾亲眼看着受万人敬仰的正道前辈,为了锤炼一件法宝,暗中生祭了一城的生灵。”
“那时候,我就知道,表面的正道并非正道,我要寻求的公道,也绝非轻而易举。”
“我为了主持公道,不断地修炼,不断地提升到更高的境界,不断地主持更大的公道。”
“我发现,只有足够强大,有足够拨乱反正的力量,才能真正地维持公道,哪怕这一切永无休止,我也要一直维护人心公道,这就是我的誓愿。”
“后辈,你已经通过我的考验,足以证明你的公道之心,你愿意跟我一起维持天地公道吗?”
大殿中,林长生静静的听着眼前这位自称是破元仙君的前辈说着过往,不免得升起一丝敬佩,这正是现在的林长生最想做的事。
“承蒙前辈信任,晚辈愿意为天地公道,献上一份绵薄之力。”
“好,好后生,自此以后,破元枪与破元殿便彻底认你为主,希望你能守住本心中的公道,不要迷失。”
当眼前的破元仙君说完这句话,林长生突然就觉得自己彻底掌握了手中的长枪,但是对于大殿却并不能动摇。
“前辈,请问这大殿是怎么回事,还有,人间自您降临后,便再没有人能突破合体境,这是否与您有关。”
“确实与我有关,你应该还不知道,仙界只有一个,下界却有许多,你们的这个人间只是诸多下界中的一个而已,但是他却也是我的故乡。”
“五千年前,我兄弟二人回到此界,却发现天理混沌,公道迷失,我欲出手拨正,但是吾弟杨道则觉得应该顺其自然,本界中自会有杰出后辈,力挽狂澜。”
“我们一直争吵了数天,最后还是意见不合,甚至大打出手。”
“吾弟虽然力量不如我,但是生命力量却极其强大,最后害怕涂炭生灵,只好不分胜负。”
“但我二人决定取个中,我不直接出手抹杀黑暗,但是却可以为此界杰出后辈做些准备。”
“于是我将破元殿压在此处,镇压下界本源,让下界在彻底归正之前,不再能有人飞升。”
“同时将不完整的破玄诀功法以及破元玉传了出去,吾弟也把简化后的长生经以及长生玉传了出去。以求在此界寻到传人。”
“如今,你算是彻底得到破元殿的认可的,自今日起,此界修士,可再入大乘,渡劫飞升。这里有完整的破玄诀功法,而还此界公道的责任,也就靠你了。”
话音落下,破元仙君的化身幻影开始变得虚幻,显然,破元殿认主,他的任务完成,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
林长生飞快的消化着刚刚接收到的信息,知道他破元仙君和长生仙君的一些关系,同时也发现了破元仙君的虚影快要消失的情况,连忙询问起长生经秘术的事。
“晚辈还有一个问题,事关重要之人,请前辈赐教。长生经有一秘术,可献祭自身,为他人做嫁衣,不知道此术是否有可逆之法?”
破元仙君的虚影没有特别的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长生经之秘术,我并不精通,但是却知道,此法既为献祭之法,便绝不可逆。”
听到这里,林长生突然失神,但是不等林长生,虚影便继续说道。
“但是你元神上的献祭之甲并不完整,想必使用秘术时修为过于低了,所以无法完整的献祭元神,再加上你身上有长生玉的气息。”
“那可不仅仅只是一块玉石那么简单,所以,为你献祭之人应当留有残魂,日后入仙界后,寻到长生域内养魂池,或有望恢复。”
话音落下,也不管林长生有没有听到,虚影已经彻底消散。只留下方才失神,但是又突然燃起希望的林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