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囚徒日記之飄零燕討論-35、血戰相伴

囚徒日記之飄零燕
小說推薦囚徒日記之飄零燕囚徒日记之飘零燕
诺菲与阿标那速度犹如黑夜中的两匹战狼一般。随着他们两个人的加入,面对着冲向自己的人,黄殇只能巧妙的利用地形的优势尽量避免自己被人合围。
总裁的首席小甜妻 小说
阿标打出一拳,拳头未到,仅凭拳风,黄殇就已经知道这一拳的重量不可小视。黄殇不敢硬接,正在自己一个转身想要躲开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已经刺到自己的身前。
躲过重拳,伸手格挡架住诺菲那近在眼前的匕首,黄殇被阿标随后的一脚踹飞出好远。
诺菲与阿标这一套完美的配合让黄殇吃了一个暗亏。
匕首还在诺菲的手中被娴熟的玩弄着。他能够坐到老大的位置绝不单单是因为自己父亲和哥哥的关系,除了那聪明的大脑外,他的功夫在所有人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一招得手的阿标依然不敢大意,同样他也从自己的背后拔出了一把短刀。与人交手,他还是第一次率先亮出自己的武器。就在刚才他在黄殇的身上感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息。
RE:1
趁着黄殇站卡来的时间,其他的小弟也再次慢慢的集结到了诺菲的身边。
两方再次交战到了一起。诺菲手中的匕首被他用得那是行云流水。不过满血复活得黄殇独自一人面对他们也是毫无惧色。
東方妖月 小說
同同逃出去的张兰与陆零零原本想要打电话报警,可此时才发现现在的他们早已经身无一物。不得已的两个人只能抹黑沿着一条土路不辨方向的继续向前走着。
正在两个人都感觉又累又饿筋疲力尽的时候,远方一辆汽车的灯光让她们重新燃起了希望。
陆零零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远处的汽车,一边挥手跳跃,一边大喊。直到看着那辆汽车向着自己的方向驶来才停下。
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她们的面前,看见Leo从车上走下来的那一刻,陆零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一瞬间,她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Leo,是你嘛?”说这话的时候,陆零零都不敢大声。她不敢相信的看着Leo,非常害怕这只是自己的幻觉。
“零零,你没事吧!”Leo虽然嘴上这么问道。不过看着她和边儿上张兰两人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模样就知道,她们肯定是遇到了麻烦。
看见Leo说话,陆零零直接上前就紧紧抱住了这位跟随父亲多年的保镖。抱着他,陆零零终于哭出了声音。这一刻所有的委屈与无助全都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Leo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等着。一直等到她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下来才开始询问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大半夜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陆零零的父亲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异样。陆总最近一直都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尤其是在他感觉到了陆零零还和黄殇这样的人有所牵扯之后。陆总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亲口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可他等来的却只是陆零零用各种借口的搪塞。
陆总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所以他只能派Leo一直暗中保护和调查。不巧的是今天正在Leo跟踪她们的时候,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被堵在了路上。不过好在他追踪的大致方向是没有错的。
缓过神儿来的陆零零来不及过多的解释。她赶紧催促和祈求他一定要赶紧赶过去救黄殇,说黄殇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一边儿还算淡定的张兰简要的把情况给Leo说了一下。包括在什么位置,对方大概还有多少人,身上都带有哪些武器。
Leo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位自家的大小姐。前段时间还恨不得要把黄殇碎尸万段。这会儿却又要拼命来求自己救人了。Leo让她先走,自己现在就过去看看。
“不,我跟你一起去!”擦干眼角的泪水,陆零零对着Leo说。
“你听我的开车先走。要不然你跟我过去,你说到时候是让我先去救人,还是要先顾着保护你。”
陆零零知道Leo说的很有道理,自己现在过去只会成为他们的累赘。
按照张兰给的方位,Leo也不敢再多做停留快速的赶了过去。
战斗中的黄殇以一人之力对抗着诺菲和阿标众人看上去竟然好像丝毫不落下风。黄殇打的越来越快,诺菲手下的那些小弟仿佛都快没有了插手的机会。
诺菲与阿标都挨了黄殇的拳脚,此刻他们才真正的体会到了黄殇的可怕。拳脚之重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够随随便便就可以承受的住的。比起诺菲和阿标,另一方的黄殇也是有苦自知并不好过。他的身上又多了好几处伤口,这些也全都是被诺菲两人所赐。虽然都不是什么要害的地方,可是不断流出的鲜血也让黄殇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还有那些围绕在黄殇身边的诺菲的小弟们。他们就如同猎犬一样,只要黄殇一个不留神,他们立刻就会加入撕咬的行列。
当黄殇还在全力奋战的时候,借着黑夜的掩护老五也已经不知不觉的加入了战局。作为一个杀人,隐忍和隐藏是他的专长。
黑夜中一根利器犹如一颗流星正对着黄殇的心脏而来。当黄殇意识到的时候,短箭已经到了他的跟前。用尽全力黄殇一个凌空倒翻,再次站定的时候,箭头已经插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終極 斗 羅
这一箭虽然没有射中黄殇的要害,却也让他受伤不轻。阿标见此时机没有闲着,赶紧快攻了过来。用尽力气的他一手持刀,一手挥拳想要趁此一口气解决黄殇。
偷袭成功的老五也趁机加入了战斗。
阿标一人的进攻已经让受伤的黄殇疲于应付,突然杀进来的老五更是让黄殇的处境马上变得险象环生。现在的黄殇只能且战且退,不敢再让自己陷入他们的包围之中。他只能依靠着地形与他们进行游斗。
眼看黄殇处境越来越危险,诺菲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手持利刃的他对着黄殇也冲了过来。他们想一鼓作气合着三人之力快速解决黄殇。
黄殇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打算。他一脚踢翻了一个小弟,大喝一声随手将他抓起直接砸向了身边的阿标。这份力量让场外的众人吓了一跳。还没等大家有所反应,黄殇伸手直接拔出了插在肩膀的短箭。
当短箭从他肩头拔出的那一刻,大家看着黄殇,仿佛还看到了随着短箭飞溅而出的血花。
不敢有一丝停留,握着短箭的黄殇直接冲到了老五的跟前。意识到不对的阿标想要上前阻止,无奈砸向他的那个小弟刚好阻拦了他进攻的路径。
阿标若是闪开,这个小弟必然会是重伤。不敢迟疑,阿标原本以为凭借着自己的身手可以将人稳稳的接下,却没有想到连带着自己也被砸倒在地。
人渣的本愿
战斗了这么久,一身是伤的黄殇竟然打到现在还有这样的力量,阿标想着都觉着害怕。
同一时间诺菲看见黄殇直奔老五而去的时候也已经意识到了不妙。来不及多想他赶紧投射出了手中的匕首。
来到老五跟前的黄殇仿佛背后也长了眼睛一般。他先是一拳将老五打倒在地,随后将短箭插进了老五手掌之中后,猛然的转身徒手抓住了诺菲射来的匕首。老五则趁机起身跳出了黄殇再次攻击的范围。
握紧利刃,有了兵器的黄殇一口气连续放倒了三四个黑衣人。
此时还能够站着的人已经所剩不多。黄殇也再次大口大口的开始喘着粗气。
一个人即便再强悍,他身体里的血液也是有数的。此时的黄殇已经感觉自己的双眼开始发黑。他知道在这么下去根本不用打,就是耗下去也能把他耗的血干而亡。
死亡再一次笼罩在了黄殇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