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幽冥鏢局 txt-第十章、天地清霜分享

幽冥鏢局
小說推薦幽冥鏢局幽冥镖局
这边厢高之谦在开坛布法,吸引大妖。那边厢完颜阿骨打则在院外不断让士兵高喊:“幽冥镖局的人快出来,莫做乌龟。”、“有种的打开门来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快开门受死,饶尔全尸,否则定将你们千刀万剐。”等语。
边城分号的人,平素里都是在绿林道上赫赫有名的英雄,如今给人这般辱骂,个个气得青筋暴起,就想抡刀出去拼命。惊鸿仙子心知劝是劝不住的,因此提了口真气,朗声回敬完颜阿骨打道:“门外的丘八们听着,你们是: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便猖狂。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本姑娘量你们这些草莽之辈,绝对破不了名门正派的奇门玄术。现下只不过是给你们出道考题试试水准,待会姑奶奶还有更厉害的手段给你们好瞧的呢。”
门外一众士兵,听到这段清脆、悦耳、豪迈的声音,惊疑不定,一时间气焰便下去了。院内的趟子手、镖师有了台阶下,便跟着吹起口哨、眉开眼笑地与官兵们斗起嘴来。
正在此时,高之谦让人从厨房里逮了只活鸡过来,然后咬破中指,把血淋在鸡头上,跟着挥舞着桃木剑往法坛上上了三炷香,又端起一碗白酒,烧起一道黄符,朝活鸡喷了一口酒焰,瞬间活鸡就被烧成了一堆黑不溜秋的焦炭,但诡异的是,焦炭忽然发出了一阵“咕咕咕”的声音,就像是春天的猫儿在叫春。
这声音很低很低,低到在镖局众人与官兵们的对骂声中几近不闻。
然而,一百多里外的大妖,却听到了这阵叫声,这叫声就像雌狮发情时诱惑雄狮的吼叫,大妖原本正懒洋洋地躺在一处水泊中休憩,一听到这声音,它立马两眼放光,扑棱起翅膀,飞奔边城而来。
您的亿万首席请签收
边城城门楼上的守卫,远远地发现了这只兴冲冲而来的大妖。
大白天里有妖怪来袭,这种事在过去并不多见。守城统领苏语棠慌忙骑上快马,直奔提督府报警。
提督府内,歌帝梵梳着儿童款的角鬓、穿一件两档吊带服、外罩一件半透明的薄纱轻衫,背靠隐囊,左手搭在一张放满果品的小几上,右手拿着一根羽箭正和几名侍女在做投壶的游戏。
他听到中军来报有妖怪袭击边城,只是懒洋洋地吩咐道:“叫士兵们弓上弦、刀出鞘整装待命。叫边城按察使司的衙役,把满街的米肉瓜果、酒水盐茶一一收了,囤积起来,非得令不得发放给任何人。叫城里的郎中全带上药来提督府伺候着。”,便无下文了。
雕头蝠翅、长背阔腹、拖着一条长长牛尾的大妖,从城门口飞到边城分号上空,一路未遇抵抗,可是雌性大妖的声音,却在它飞到边城分号上空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妖正诧异地往下一望时,完颜阿骨打部的一名士兵,还以为这个庞然大物要向他们发起进攻了,慌乱间张弓射出一记火箭,正中大妖的右眼。
大宋国军队的制式装备中,就有神臂弓和破狼牙箭。
神臂弓和破狼牙箭的组合,兵器谱上排行第20,威力非同小可,寻常的士兵一射,常常可连人带甲射穿三个骑兵的身体。这正中大妖右眼的一箭,虽然没给它造成啥实质性伤害,但也令丝毫没有防范的大妖猛地一个吃痛。
这下大妖被激怒了,既然老婆没找到,那就吃几个点心泄泄火吧。它钩嘴一张,喷出一道烈焰,直袭完颜阿骨打部的士兵。
要论杀伤力,完颜阿骨打部五百名官兵所组成的军阵,未必会逊于大妖。
但要论防守能力,血肉之躯怎敌这只修行了千年的腓腓。
几轮冲击下来,完颜阿骨打部的士兵,已被大妖冲得七零八落,死伤惨重,要不是耶律楚才拼了老命全力使出【灭神罡气】抵御,只怕完颜阿骨打也会死在大妖的口嗨之下。
战火迅速蔓延到边城分号周遭的民居老巷中,一时间,不少不明就里的老幼妇孺,在房倒柱崩间惊慌失措地呼儿喊娘,或奔逃、或嚎救,中间还夹杂着各种鸡飞狗跳的乱象。
耶律楚才和完颜阿骨打不仅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也是精通为官之道的人精。他们对于【牛要吹、功要争、事要推】的九字宦海箴言早已参详通透。因此,面对忽然遭受无妄之灾的众老百姓,不仅不去救助,反而趁大妖四处搞破坏之时,赶紧夺路而逃。
边城分号里的众人,因有结界守护,所以在大妖的无差别攻击下,侥幸保得无虞。高之谦察觉到官兵已被大妖冲垮后,桃木剑一指,将那只烧成炭的母鸡,远远向提督府的方位抛去,母鸡被抛飞之时,身上又响起了诡异的猫儿叫春声。
大妖果然又中计,朝着母鸡被抛飞的路线飞向提督府。
高之谦则趁机指挥众人,携带细软逃出城外。
提督府位于边城东面最繁华的街道上,如果大妖飞到那里搞破坏,整个边城将面临一场五十年内也无法复原的浩劫。
就当歌帝梵身披薄纱,袒胸露腹、空拳赤脚走上提督府二楼的高台,准备一人迎战大妖时,忽见城西处飞奔而来一个少年,手持长剑,脚踏黑雾,且战且退,把大妖引出了西门外。
“是哪个兔崽子逞英雄来坏老子的好事?”
在感应到那脚踏黑雾的少年,并无多大本事后,歌帝梵咧嘴一笑,纵身飞出城外,来会腓腓。
那少年正是慕斯泽。
工作细胞
他扁完贾逢君,刚走出落花山庄,便看到大妖青天白日地出来害人。眼见妖孽到处横行,荼毒百姓,满城却无一人出来制止。慕斯泽终是热血少年,一咬牙,便施展起【灵犀步】,发出【五毒赤砂掌】攻击大妖,要以一人之力,将其引出城外,给老百姓制造逃跑的时间。
这灵犀步果然神妙,可以让慕斯泽一边观察腓腓的动作,一边闪躲对方的攻击。
只是,这灵犀步也忒费内力,只几个起落间,已经消耗了慕斯泽四分之一的内力。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半柱香时间,他就会成为腓腓的口中肉饼。
好在,歌梵帝及时赶了过来。
他伸手一抓,直接抓住了腓腓的尾巴,竟在空中,将这大妖甩了三圈后,一个重摔,“轰”地一声,砸到地面上!
顿时,地面尘土飞扬,给砸出了一个鱼塘大小的深坑。
这一操作秀呆了慕斯泽,乖乖,这是继陈近南后,他看到的最强武者。
被砸落到地上的腓腓,也是抬起头来一脸懵圈地看着歌帝梵。印象中,这千年来可没有谁能仅凭臂力,就令它吃亏。
不过片刻的懵圈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愤怒。
去去人类怎敢冒犯本大人!
腓腓一声暴吼,煽动翅膀,喷出烈焰,风助火势,火借风威,直击歌帝梵。
歌帝梵冷冷一笑,口中念诀,手上结印,身后便出现一个直立的螺旋状水球,【水遁·水瀑布之术】!
只见水球轰然爆开,海浪一样席卷向腓腓,不仅灭了腓腓喷出的狂风烈焰,还将它冲得站立不稳。
但是千年老妖,道行岂是泛泛。腓腓用屁股对着水浪一甩,猛然间,只见它的身形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变瘦,但是它的尾巴,也在以闪电般的速度变长变细,并穿过水浪。
歌帝梵还没反应过来,他从脖子到脚,已经给腓腓用尾巴狠狠地套住了。
这尾巴附有某种魔力,竟然使得歌帝梵没办法使用替身术。
慕斯泽眼见歌帝梵在费力挣扎,当即一个飞身,扑到腓腓头顶,然后张口喷出一道毒烟,罩向腓腓的眼睛。
其实慕斯泽的毒烟,其毒性比之腓腓的妖毒,实在是天差地别。
但是腓腓刚才见他轻功非凡,因此对他喷出来的毒雾,也不敢怠慢。抽身一闪,便逃出了毒雾圈外。也就是这么一分心,歌帝梵“啪”地一声,使出一个【水化之术】。将自身变为液体,逃出腓腓的尾巴束缚术。
与此同时,苏语棠、完颜阿骨打、耶律楚才也各执兵器过来助战。
苏语棠额贴金面佛妆,手持一根魔法师小手杖,坐骑一只避水金睛兽从左夹攻腓腓。
完颜阿骨打持弯刀、耶律楚才持方天画戟,从右边参战。
但这三人也只一个回合,就被腓腓弹飞。
一旁的歌帝梵抓住空挡,飞身上前狠狠往腓腓的肚皮上来了一拳。
这一拳是全真派的镇派三大绝技之一【空明柔拳】,乃是把自身的内力化为光波,注入对手体内搅和,能让对手肚皮不破,但是五脏移位,活活痛死。
腓腓虽是钢筋铁骨,受了这一拳,也疼得眼泪直飙。
不过,因为这一拳的疼痛,让腓腓感受到了千年来未有的一种死亡气息的威胁,强大的压力,竟促使它千年道行,一朝质变,原地进化为麒麟暴龙兽!
只见腓腓身上,裂出各种五颜六色的光,跟着身体如陀螺般飞速旋转起来,最后在一个蘑菇云的爆炸声中,腓腓由一只金眼、白羽、钩嘴、蝠翅、牛尾的怪兽,进化为一只龙头、马身、鹰翅、虎足,浑身瑞气腾腾、霞光万道的麒麟暴龙兽!
这只麒麟兽的实力明显比腓腓暴增,只是朝天一鸣,阴暗的天空顿时从云暮中,降落下数千道夹带烈焰的陨石雨。
众人此刻皆尽傻眼,这烈焰陨石雨,随便砸来一道,自己都未必顶得住,何况是千道齐发。
眼见千道烈焰陨石雨,就要将边城砸个鸡犬不留,半空中忽听有人喝道:“天地清霜,咄!”
跟着所有的烈焰陨石雨,都被一阵凭空浮现的白雾冰冻,继而随风化为冰晶、冰粉消散。
这声音是陈近南的声音!
慕斯泽惊喜地寻声望去,果然,一个如木桶般大小的陈近南人脸,出现在麒麟暴龙兽斜上方。
麒麟暴龙兽此时口吐人言:“陈近南,人吃兽,兽吃人,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不要逆天行事。”
陈近南哈哈一笑,道:“天,天在哪?世间之事,以强者为天,人强,则人为万物之灵;兽强,则兽为八荒之尊。我乃人族大圣,眼中无天,心中无佛,不垢不染,无生无灭,何惧天理循环。”
麒麟暴龙兽闻言,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终于低头咆哮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朝南去了。
慕斯泽朝陈近南拱手道:“多谢前辈拯救满城老少之恩。”
陈近南长叹一口气,道:“边城中人,好淫逸,喜杀伐,是以今日有灭城之劫。我虽不受天地管辖,却也无法帮边城百姓消去此劫,只是巧借乾坤起运,聊做拖延而已,二十一年后,此城必成炼狱。”
慕斯泽听到这里,屈膝下跪,道:“城中百姓,有良有莠,莠者纵有大孽,只是可怜良者何辜。老前辈有夺天地造化之功,鬼神难测之术,还请施展大手段,拯救城中良善于万一。”
陈近南面无表情地道:“要救这满城百姓,倒有一法,只是要有一人去死。不知你们谁敢做这个人?”
说罢,他扫了在场诸人一眼,歌帝梵、耶律楚才、完颜阿骨打这是第一次见到陈近南,耳听得他要找替全城百姓去死的人,都纷纷避开陈近南的眼光。
只有苏语棠问了句:“真的要死么?”
陈近南点了点头,道:“必死无疑。”
苏语棠犹豫了好一会儿,正想开口间,不意一旁的慕斯泽已道:“老前辈,我愿为满城百姓捐躯。”
这句话说得平平淡淡,却又坚如磐石。
苏语棠不禁回头认认真真看了这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一眼。
陈近南闻言,微笑地点了一点头,道:“好好好,人生自古谁无死。所谓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从今往后,你就不要叫慕斯泽了,你改叫展风檐吧。”
慕斯泽垂首点头,应了声:“是。”
陈近南虚空变幻出的人脸,缓缓移到展风檐面前,道:“既然你诚心原为城中百姓赴难,老夫就赐你一层【摩诃天劫】的功法,此功练到臻境,可以脱胎换骨,元神出窍,再聚肉身,修成地仙!”,说罢,口中吐出一道紫金色光芒,灌顶到展风檐的百汇穴。
卧槽,原来只需要口头说说愿意为老百姓去赴死,就可以得到这么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礼包,在场众人除展风檐外,无不风中凌乱。
但是又听陈近南嘱咐展风檐道:“普通人练这【摩诃天劫】,十年能达第一层,五十年能达第二层,八十年能达第三层,一百二十年能达第四层,要练到第九层的臻境,非五百年不可,而你只有二十一年的时间,可要日夜勤加苦修。”
众人闻言,心中又是大慰。
毕竟,要用二十一年的时间,去练成五百年的功力,这种奇迹,自己可是殊无把握完成的。